七月枇杷

在我的故乡,有一种枇杷是七月才成熟,家乡人都把它叫作“土枇杷”。在我家旧屋后西侧的不远处就有一棵年代久远的土枇杷树,它长在青石板上坡的一侧。

    在我的故乡,有一种枇杷是七月才成熟,家乡人都把它叫作“土枇杷”。在我家旧屋后西侧的不远处就有一棵年代久远的土枇杷树,它长在青石板上坡的一侧。树身碗口大小,树干苍劲,上面还布满了墨青的苔藓,像一位迟暮的老人。

    春天,在布谷鸟的啼叫下,苍老的枝干悄悄地抽出新芽,暖畅的春风吹得枝芽愈来愈多。几场杏花雨过后,椭圆形叶儿一片一片地铺张在枝头上,每片叶儿巴掌大小,直到遮住树干;看!树干上的苔藓也被唤醒了。

    夏末初秋,每逢这个时候,正是摘土枇杷的好季节,树上的土枇杷开始悄悄地换了新装,青里透着淡黄。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逐渐地,几乎一个个会锐变成金黄色,几阵南风吹过,树上会开始掉一些“小圆粒”下来,青石阶旁,草丛里,稀稀疏疏,越来越数不清。

    以前听老人说,土枇杷捡回去熬水喝,在秋冬季节里,可以止咳润肺,小孩童多吃几次夜里不咳嗽。母亲每年都会照例捡一些土枇杷回家,然后再晒干,晒干脱水后的土枇杷呈干瘪状,然后用一个大玻璃罐子存储好,密封。透着玻璃罐,它一颗颗墨色的背后是一年中对人们最朴实无华的回馈,是承载着我儿时那一抹简朴的回忆。


相关推荐:野菊花

标签: 七月枇杷
153-3880-4791

周一至周五:8:30~17:30

与我联系
电话咨询
儿时印象
民俗文化
生活随笔

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27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