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阳,我的故乡

2020-07-27 14:27:39 艺眷印象文化室 9

我从故乡的山坳走来,走到异乡的大城市里。十几年的游子生活,从不羁的青春走向知性的青年。时光,在窗前的一盆幽兰中跳动,它像故乡的竹林间轻柔的微风,吹动着我的心灵的那缕乡愁;在很多个夜晚,都会念想着故乡的一景一物,还有那里的人们和那里的故事。


故乡的情

念我的故乡

衡阳,是我出生的地方。在旧时,又称衡州;古代有个衡州府,历朝历代似乎与兵家结了不少渊缘。它有着多次驻兵扎营的记载,所以在衡州府不远有个集兵镇就是以驻兵而命名的一个小镇子。这儿的人们在骨子里很符合湘人的气概;他们有着大丈夫的血性,不认输,也敢于较劲。若是与他们相识,你对他们好一分,他们定会对你好二分。即便是吃亏了,也是要吃在明处,心里才会坦荡许多。就这股劲儿,成就了这儿人才辈出,若是你对外人随口说出一位大人物,都会让你心里倍感荣幸。即便生活在山沟里,在他们的心里也会装着整个世界。


一条湘江在这座城市的中央横穿而过,把整个衡阳均分两岸。几座宽敞的桥梁是连接两岸的纽带,桥上川流不息,桥下波澜不惊;暗蓝色的江水犹如仙女的束腰带,像是要被轻风随意吹起;蜿蜒了好几道大弯消失在远处的烟波里不见了。它日夜不停地流逝着,仿佛要把这里很多很多的故事带向远方。夏夜里,江岸两边南风徐徐,水中倒影着路灯,影影绰绰。纳凉的;散步的;熙熙攘攘。或驻足望着对岸的灯影,感受这般夜色的美;或看一群退休的老人在扭着硬朗的腰在追忆着昔日的舞曲;都是别有一番兴致涌向心头。


这座城市最繁忙的时刻要数大清早了!早起,成了这儿的一抹文化。若是在平常的日子里,一天的事物基本在早上就要办好了;你看那商贩的进货以及卖菜的农夫,天才微微泛亮,他们早已忙的不可开交了,一年四季,周而复始。剩下的便是缓下脚步,享受这悠闲的时光,直到夜色的降临。要说吃,自然是一份鱼粉是开启这个城市的味道之旅啦!奶白色的汤里是烫熟的粉条儿,粗细正好;粉条的上面是铺好的新鲜鱼块,味道鲜美,咸辣适中;那份地道的劲儿无时无刻地不在拨动着我这游子的心弦。


故乡记忆

故乡的早晨

住在城里的都市人喜欢把住在乡下的人管叫“乡里人”,又或是“乡巴佬”!尽管他们这样习惯了,我其实对这样的称呼还是有些不悦。它看似一句平常的称呼,却透着几丝歧视和刻意地把人分为几个等次。要是做一次对比,我更多的喜欢这里的乡下。倘若是在夏季的来临,衡阳的乡下必定是要比城里更逊一筹。城市的喧嚣和这儿亚热带的气温,使得市区异常地闷热,你找不到一丝凉风,也找不到一片快要下雨的乌云;只有公园里的树丛中传来几只知了还在坚强地叫唤着。


在乡下,绿茵茵地一片铺在山峦间延绵起伏,像海洋里固定好的绿色巨浪,生怕它下一刻就要翻腾起来。褶皱的山涧是一排排青砖瓦舍,我们管这样地形的村庄叫“冲”或是“皂”亦或是“坳”,而很少称之为“村”。乡间的冷空气弥漫在树林中,也弥漫在一条条曲折的小道上。人们见面打的第一声招呼便是:您老人家这么忙呐!或是问一声吃饭了没?若是肩上背着一堆干柴也会忘记疲倦地扭过身,再拉着长长地嗓子唠上一会;响声一定会很大,紧接着,近处的山谷传来阵阵回声。


人啊!这一生要走的路很长很长,长到你都忘记它的存在了。忽然有一天,你在真实的生活中;亦或是在梦里看见一颗树、一条荒野的小路,却有着莫名的亲切感,会让你想起在故乡也有着这样的场景。有些东西在你的血液里总是熟悉的,你不知道它来自于哪里,只要它一出现,在内心马上就能产生一种共鸣;这也许就是故乡的乡愁在你的心头突然涌现。


故乡的宁静

宁静的故乡宛如诗篇一般


相关推荐品读:石碾子   抹不掉的故乡情怀

标签: 衡阳记忆
153-3880-4791

周一至周五:8:30~17:30

与我联系
电话咨询
儿时印象
民俗文化
生活随笔

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27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