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碾子

2020-07-17 15:16:07 艺眷印象原创文化室 8

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老家的磨坊里还保留着一架碾子,尽管它有些破旧和苍老,但还在发挥着它的作用。后来啊,经过时代的变迁,推陈换新的趋势下,有很多传统的物件正悄悄地消失在历史的尘土中,只能成为一种记忆去回忆着它们了。


小的时候,我们那个村庄很大,一排排土房砌在山脚下,错落有致;宁静而古朴。老百姓都是朴实的庄稼汉,要是谁家有事都会聚在一块搭把手帮个忙;那热乎劲至今还留在我的心里,每每回忆都像是在昨天一样。那时候,村里有一块公共用地,那便是文化室了。在五六十年代,那时候人们每天要一起劳作搞集体,兴修水利;春耕秋收,文化室作为公共地方也就成了登记工分和开会的地方了。后来到了七八十年代后,改革开放成了全国的冲锋向前的号召,这间小小的文化室便不再作为“办公”用地了。再后来也就成为我儿时记忆中的那间磨坊。


村口的磨坊

村口的那间磨坊


磨坊不大,只有一个木架窗户,窗户是用一块简陋的薄膜拿图钉贴上去的,在风吹雨打的肆虐下,这块薄膜变得残旧不堪。磨坊很简陋,只有在靠窗户位置放有一架破旧的碾子。碾子;就成了文化室的“主人”。碾子看上去像一个长长的十字架,是由一根碗口粗的梁木垂直而下,在它的末端装有一个厚重的大铁轮。而在梁木下方的三尺处横着一根短而粗的圆木,在圆木之上又放有一个大石圈,石圈的材质是花岗岩,由石匠雕刻而成,四周凿成斜型的花纹;里面中空,正好中间可以树一根梁木。在石圈的下面是一个底槽,底槽呈凹型状,是由一块厚铁打制而成,而在铁槽之下安有一块刚刚好的木底座,这就是记忆中的石碾子。


在腊月里,要数这架破旧的石碾子最忙碌了。这时候,村里的乡里乡亲会端着自家早早晒好的干辣椒、市集买的八角、胡椒、茴香等等到这儿磨粉。这里要数干辣椒是这儿的常客了,在这里,一旦到了冬天,种的辣椒晒干便于存储,有的就会把它放到这里磨成辣椒粉。先是把端来的干辣椒一个劲儿地往铁槽里倒入,然后推动横着的那根圆木,圆木上有一个横着的手把,就这样来回地推动着。干燥的辣椒在沉重的铁轮底下发出“喀哧!喀哧!”地响声,儿时的我对这一抹清脆的声音记忆犹新,至今还时常隐约在我耳边响起。


那时候,我常常喜欢跟着母亲去磨坊,磨坊里人多,都是前来磨自家带来的一些干货,林林总总,辣椒当然是这里的常客。整个小磨坊都是辛辣而呛鼻的气味,尽管这样,我经常站在那里一看就是老半天。要是等到母亲上阵了,我便会一个猴窜就跳到那个石圈上去了,然后屁股坐下来,等着母亲来回地推着;它像是荡秋千的感觉,又像是坐着简单的木马;不知疲倦地来回晃动着。我有时会俯看着下面的干辣椒听它发出干脆的“喀哧”声;便会认真好半天,一直要等到它磨成粉了才许可母亲抱下来。


石碾的岁月洗礼

岁月的洗礼

   就是这样的一架破旧的石碾子,小时候常常坐在上面让它承载着我幼小的身子来回的摇晃,它也一样承载了我整个童年的记忆;成了我记忆中最有趣的木马。后来,我长大了,村里的邻里乡亲却在时光的流逝里一个个长满了皱纹,悄无声息地老去了。而那一架石碾也在生活的动乱中后来再也找不到它的踪迹,只留下那座沉重石圈静静地躺在一处角落,任其风雨的洗刷。。。


相关推荐品读:那座远处的岣嵝峰    古池

标签: 石碾子
153-3880-4791

周一至周五:8:30~17:30

与我联系
电话咨询
儿时印象
民俗文化
生活随笔

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27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