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池

2020-07-07 14:14:51 艺眷印象文化室 18

在环山之间,有一处平坦的地方,我们管它为“冲”。可能是在远古时期,这里是海洋,后来所冲刷出来的一块平地罢了。在缘着山脚处,是一片俨然有致的青瓦土墙,一户户农家在这里世代耕种,繁衍生息。这里的山孕育着丰富的水源,最后汇聚在一处凹处,形成了一个不大的水塘,在水塘的坝口,人们用泥筑成了一道夯实的“拦墙”,这样,有效地保住了这儿的蓄水,有了这口水塘,成了每年下游稻田里最好的灌溉。


家乡的古池

故乡的古池


水塘的存在有一些年头了,具体是哪一年也无从追溯,在当地人们的眼里,它就是一口古池,在这里为人们输送稻田里的希望和源泉。在古池的正方,有一个用水泥砌成的码头,这个是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有了。后来,没过几年,这个水泥码头在一夜之间发生了倾斜,一端没在水里,另一端微微悬起。每当人们去池里洗刷用具,都会特别的注意,后来也就习惯了它的倾斜。


古池呈一个不规则的圆形,原先看上去较为规整,在后来,人们在周围挖基建,还有种菜,逐渐填回一些泥土,使得古池愈发小了许多。在古池的岸边,因为水资源的便利,便种满了农家日常生活的蔬菜。不管是盛夏,还是严冬,这里都是郁郁葱葱,在夏日的黄昏,这里总会有农家人在此浇园;摘菜。在乡村,似乎很享受这般惬意。


池岸春色池上之春


在古池的南侧一偶,便是我家的一块菜园。整齐的四行土丘里总是有摘不完的菜。在菜土的最前头,有一棵多年的李子树,一到了春天,便开满了白色的小花瓣,像刚下过一场盛雪,倒影在古池中;春风掠过,弄皱了池面,倒影愈显得萧萧瑟瑟,疏朗静明。疏落几许花瓣,古池便浮春色,在微波里,一闪一闪。


古池浮一碧春色

古池浮一碧春色


盛夏,便是古池捞鱼的好时期。只要捞鱼了,岸上会挤满村里的男女老幼前来看热闹。当渔夫捞上一网,渔网里便扑腾起两丈高的水花,有白鲢;有草鱼;有边鱼;还有大鲤鱼;甚至还会有不起眼的小鲫鱼、贝壳、田螺。孩子们是最喜欢抓起放在手里玩个老半天。古池并不深,在盛夏期,下水摸田螺的首先一定是我们这群淘气孩。一人提上一个空桶,往池中一甩,接着一声“扑通”,我们便齐刷刷地下水了。这般痛快是盛夏里最快乐的释放。时而一个跟头钻进水里不见了身影,时而,又冒出了个头儿,手里紧紧地抓住一把田螺,得意的放进桶里。有时候,还会在水池的泥里摸到鲫鱼,一旦抓住,它基本上不怎么动了,只是扭动起身子,让你的手心一震,更会紧紧抓住了。然而,不要一个上午的时间,便满满地会收获一大桶田螺,直到快要浮不起桶面,我们才惺惺走上岸。


隆冬,池面总是最先铺上了一层薄冰。薄冰上,堆满了一层厚厚地积雪,在这样的季节里,四周的空气很静,万物俱籁。你若是扔下一粒小石子在古池的冰面上,那“叮叮乒乓”的声音显得清脆悦耳,像铁铺里传来阵阵打铁的声音,利落无杂。几只野山雀纵身跃过,瞬时增添了这儿隆冬的些许生机。看远处,几只黑影儿落在冰面上,正低头啄着上面的积雪;不一会,又跃身起飞,在树梢上不见了。


清雅静谧

古池的静谧


   时光荏苒,一年又一年,这里的人们又添了新岁。而青山未老,只是物是人非,古池依旧平躺在这处山脚下,与这儿的人们朝夕相处,与这儿的稻田,和谐依存。它是记忆中那湾清澈的乡愁;它倒影着昨夜明月,在睡梦里,它成了一处不变的梦境。


相关推荐品读:故乡是老树根    抹不掉的故乡情怀

标签: 古池
联系热线:153-3880-4791

周一至周五:9:30~17:30

与我联系
电话咨询
儿时印象
民俗文化
生活随笔

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27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