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井情怀(上篇)

2020-06-28 23:42:06 艺眷印象文化室 22

也不知从何时起,这口古井就安静地存在于这个村落的脚下,与村庄的田野相持平着,一直伴随着这里人们一代又一代的生活。朝朝暮暮,络绎不绝的打水人来去匆匆。


清晨,村庄里的人们生活是从这里挑一担清冽的泉水开始的。天还微微亮起,来古井打水的人挑起一担担空桶,“哐当哐当”地一路响起,便聚集到井口。有挑木桶的,也有挑着铝桶的,还有的壮汉挑着胶桶的,又大又黑,像是一场挑水比赛。逢上面了,他们总会唠嗑几句。还不到一阵子,井里的水空了一大截,要是落在后面的人只得无奈地屈着膝盖,俯着身子拽着水桶伸直了手,然后左右晃动一下便满满地一桶水灌满了水桶;紧接着需要吃力地往上一拉。尽管这样的处境多数人是不情愿的,但为得到清晨的一股甘洌也是在所不及了。


故乡的古井清冽的井水像母亲的温情


古井正下方有一块方形的花岗岩,微微向井外的方向倾斜着,先辈这样的设计是方便打上来的井水不让再漏流到井里去了。而在这块花岗岩中间处,我们依稀还能看清上面的浮雕,浮雕为古代元宝图形,外圆内方。图形的两侧便是一条条模糊地刻痕,这样以便防止前来打水的人们脚底滑溜,也不至于摔倒。而在通往古井的路,是一块块青石板铺垫而成,每一块都显得那么的沉重,它光亮的表面是这个村庄世世代代的人们所留下的脚印深深地刻在岁月的沧桑中,演变成石块中间微微略显的凹型。我小的时候,常常喜欢单脚从古井下往上一块块地跳跃着;


“一、二、三 ~ ~ ~嘴里还不停地数着青石板的数量。


我常常会好奇的想着这一块块青石到底是谁铺垫的?这口古井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带着这样的好奇,我经常一个人坐在青石上就是老半天。后来啊,我问了一位老太公,他说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有了这口古井了,估计是爷爷的爷爷那一辈就有了。我忙问道:你到底是哪个朝代呀?老太公一脸的迷惑摇摇头并摆手示意也不太清楚了。时间一年年地过去,一直到现在,也没人说得清古井是哪个朝代就开始有了。。。


清冽的井水

   古井记事


   每年夏天到来的时候,古井都会有一次大清理。我们这儿又称之为“淘井”。小的时候,都是靠人工一桶又一桶的把井水往外倒。在清理的时候,村里人大人小孩都会围过来看个热闹。先是号召我们全村人抓紧备好自家的用水。一阵繁忙过后,井水也恰好空了一大半。接着由年壮的人在井水里安放好一条长高凳,纵身一跳,便站在了上面。就这样,一桶接着一桶的井水一一往上提,倒掉,又来;重复的体力活儿要坚持好几十下,吃不消了又接着换人继续,这当中,父亲常常是最积极的一个掏水人,滴落的汗水在不经意间与井水相之融合。



相关推荐品读:李子熟了    荡秋千的印象

标签: 古井
153-3880-4791

周一至周五:8:30~17:30

与我联系
电话咨询
儿时印象
民俗文化
生活随笔

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27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