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深处有炊烟

2019-12-27 17:34:35 艺眷印象原创文化室 55

穿过一条羊肠小径,两旁的香樟树,长着挺直的躯干一排排的一直沿向村庄的另一头。远远望去,依稀还能看见谁家的烟窗正炊烟袅袅,依稀听见鸡犬阵阵。在午后暖和的阳光下显得格外淳朴;祥和。白墙小楼,青暗的瓦舍;都那么的错落有致,在群山环抱的地方像一卷清雅水墨。这,就是我的故乡!

或许是对故乡有一份忘不了怀恋,亦或许这里的一树一草都常常成了我在他乡挥之不去的印象和眷恋。离开故乡已有十几载,在他乡的岁月里,没有一天不能念想,念想着乡亲们每次碰面时一声带着乡音的招呼,念想着母亲那时年轻的长秀发。时光荏苒,乡音未曾改变,而母亲换了一头有些斑白的短发,和微微偻鞠的身子。瞬间感受到岁月的沧桑,我站在她跟前,顿时有些陌生。

我回来的这些日子,母亲心情大好,她常常说:还是和小时候没什么区别,依然能让她想起我小时候淘气的模样。我知道,这些年我常年在外,有好些年头没有回到她的身边,对我的牵挂也是无时无刻的。在母亲的面前,一时间,仿佛又回到儿时的时光里。大山深处有炊烟

在家的日子,我吃的最多的还是母亲给我做的香煎鸡蛋,在我小的时候,这是我最熟悉的味道。家里的土鸡蛋是前些日子母亲知道我要回来没舍得吃,一天天聚起来的。鸡蛋个儿小,看着有踏实感。不一会儿,几个鸡蛋煎好了,上面还有些青椒做陪衬,煎好的鸡蛋并没有完全煎熟,母亲还记得我小时候吃鸡蛋的习惯;蛋黄用筷子轻轻地一拨开,蛋黄汁像悠闲的时间一样慢慢地流露开来。还是像小时候一样,大口大口的吃着这熟悉的味道,这浓浓的家乡味,也许成了我记忆中最美的人间味。

母亲问:“好吃不?是不是咸了一点?”


“这煎鸡蛋就是要咸一点,才好下饭嘞”

“你呀,小的时候其它菜不爱吃,一看到我煎蛋了就一连吃好几碗,有一天晚上记得饭不够了,你和你父亲怕我骂,又悄悄地在灶头上烧了些柴,做了点饭,把剩下的几个蛋连菜碗里的辣椒全吃完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啊。”

“那是父亲怕我晚上饿着,帮我想的主意”

“龙生龙,凤生凤,你爷俩一个德行,晚上少吃一口都不行。”

在饭桌上,母亲还是这样打趣的语气,一下子回忆起我过去的事情。

席间,母亲的脸上仿佛好久没看到这久违的笑,像一朵菊花在霜寒中,从容的摇曳。那是几年前,父亲的一场变故改变了这个家庭的宁静,也改变了母亲整个人的模样,从那以后,她把习惯性留的长发剪短了,我也问过她怎么突然要留短发,这都不像以前的你了;她说这样好打理;我想显然不是这样。为这个家,我一下子长大了,也懂事了;我想能让他们好好的在静好的岁月里度过余生,让他们静下心来坐在饭桌边吃好每一餐简朴的粗饭,或许,也是一种孝罢了。

清晨,我睁开眼,看山的那边,秋色染林,一直延绵到远处。时常会有些云雾缭绕着半山腰,缥缥缈缈,若隐若现,时而像一缕细长的玉带,时而又像小时候常常想起的神仙,腾云驾雾,来去无影。

远处,大山的深处又升起了袅袅炊烟。


相关推荐品读:老树桩儿


153-3880-4791

周一至周五:8:30~17:30

与我联系
电话咨询
儿时印象
民俗文化
生活随笔

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27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