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夏夜

2020-06-24 00:54:09 艺眷印象文化室 9

在夏夜里,最能让我想起的还是小时候故乡的夏夜,那是一屏明净的夜空,夜空中布满了数不清的星汉,一直璀璨到无尽的长空,直到看不见。

每每吃过点心,母亲就会按照惯例,提起椅子直接向禾堂走去,拿上那把破旧的蒲扇,蒲扇的边缘有几处已不见当年锁边的线条儿了,摇起风了“扑哧扑哧”连连作响。


故乡的夏夜

故乡的夏夜


老家的禾堂是爷辈就打好的,应当有大半个世纪了。它是一块由沙石和水泥打平的一块平整之地,在农忙的季节里,邻居们都会出来拿起大竹扫一起清扫上面的碎石子等杂物,这样便可以晒谷子了,我们那儿的人们管它为“禾堂”。禾堂的前端处,是南风最清爽的地方,所以乡亲们喜欢往那儿摆坐。

远处的田野,蛙声稀疏;隐约还能看到一两束电筒光在田埂上晃来晃去,那一定是“照蛙人”。在夏夜到来的时候,照蛙人常常会有出现在田间里头,他们会沿着田埂打着电筒火缓缓地寻找蛙的影儿。这样有意思的“活儿”我有经历过;其中的过程还是让童年的记忆里津津乐道。要是发现一处,先是用电筒火紧紧地照着它的眼儿;这时候的蛙被照得眼花了,一动不动的在那儿。紧接着,要快速地伸出手掌扑过去,“扑通”一声,一只蛙抓住了。就这样,一个晚上能抓好几斤嘞。

才刚刚种好下一季的秧苗,会常常有野耗子借着淡淡地月色,在半尺高的秧田里蹿来蹿去,那一定是在破坏秧苗啦!这这样的夜里,常有庄稼人在田埂的一角处搭上两块门板作一张简陋的床专,用做防守耗子啃秧苗。几声突如其来的竹耙声,便暂时性的吓跑了这些“不速之客”!没过一会,又来光顾了,庄稼人又一次地响起他的竹耙声......


回忆夏天的夜

夜色里讲述过去的故事

禾堂上,乡亲陆续地“就位”了。邻里间,围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语,家长里短地聊开了。他们时而聊着过去的往事,时而聊起东家的琐碎事。我最喜欢的当然还是听年长的老奶奶在诉说过去的往事。

“过去啊,打日本的时候,日本人还到过咱村里扫过荡”

“还当场打倒了一个村民在水塘里,那个血啊,红了半个水塘”

说完,我不禁地往附近水塘方向瞟去,心里暗生一丝惧怕。

“这日本人呐,带着一群人,上到后山挖花生吃,把土里糟蹋地稀巴烂!”年长的老奶奶接着叙述着那段不堪的抗战史,孩子们大概是最喜欢听了,一个个不说话,安静地凝视着老奶奶嘴唇地一举一动。

“那个时候有个槽门,门板还很厚实,现在上面还留有老虎抓印,这日本人一来,马上关上,管用着嘞!”一旁的大爷插上了几句。

我忙问道:“那个时候还有老虎?你不怕它么?”

“不呢!老虎不吃人的,家里的土狗倒是会叼走”

“成老爷家养了两条狗都给叼个没影儿了!”一旁的大爷不紧不慢地回忆着这个过去节点。我常常会紧跟着这样的环节去联想一幅又一幅的画面,像电影一般,又像一本遗失已久的连环画。在后来,这些细碎的节点成了我抹不掉的记忆;很多个夜晚,我都能清晰地想起这本摸不着的“画册”!

每一个夏夜,都有说不完的往事,有聊不完的家常,我常常在这样的夜语中悄然入睡,故乡的夏夜伴我无数个梦乡,它清悠地夜风吹动着回忆中最温柔的回忆!


相关推荐品读:那个夏天    卖豆腐的老爷   故乡的夜

标签: 夏夜记忆
153-3880-4791

周一至周五:8:30~17:30

与我联系
电话咨询
儿时印象
民俗文化
生活随笔

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27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