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豆腐的老爷

2020-06-22 12:36:40 艺眷印象文化室 16

“卖豆腐啰!”

“你家要买点啵?”

天色才刚刚微亮,屈老爷的吆喝声从巷角穿过床前的窗户,悠闲地在我耳边回荡。每一天的这个时候,像是约定好的一样,总能在睡梦中迷迷糊糊地听到这一阵阵熟悉地吆喝,成了我儿时的记忆中忘怀不了的碎片。


记忆中的吆喝

巷角处的吆喝

只要一听见有人要买豆腐,屈大爷便会停了下来扭过身子朝着声音走去。不一会儿,他的箩筐边会围起男女老幼一大伙儿过来凑个热闹。屈大爷挑担子,一边是箩筐放着豆腐,另一头便是一个木桶,木桶里放着一块块洁白的豆干儿,这豆干儿要用水泡着的,一块块都是那么地嫩滑,像孩子的肌肤一般。

豆腐在老家是指油豆腐,是通过有经验的师傅之手制作而成,你别小瞧这个不起眼的小技术活儿,把豆干儿划成四小块,需要反复地油温实验,还得把控好恰当的时间;最终炸出来的豆腐要里面中空,用手一捏就瘪了,这样煮起来里面入味,若是你买上半斤,分量也是足够吃上三餐了。即使不需要煮,你顺手拿起吃也是消遣的好选择。小时候,父亲买好的豆腐会搁到一个我们伸手拿不到的竹簊里,我常常搬起高凳垫脚,只要一伸手就可以摸到它了,偷吃便成了这儿的“常客”!


卖豆腐的印象

儿时的印象

屈大爷卖的豆腐便成了十里八乡的人们喜爱,在我的印象里,大爷天生有一副好嗓子,吆喝起来毫不费劲;他瘦矮精干,黝黑的脸上略显饱满的热情,嘴角处还保留了几根稀疏的胡子,一件军绿外衣,一双泛旧的解放鞋,鞋子的上处永远都是卷着裤脚,走在街头巷尾里便成了那个时代乡下人形象的缩影。

这一天,卖豆腐的屈大爷还是照例挑着担子,悠闲地在清晨里吆喝着,他在一户人家门前停顿了下来,便放下担子收起扁担开始了今早上第一个买卖。只见邻家的两岁大的安弟几个箭步凑上前去,在人群中,还未懂世事的小毛孩伸长了脖子,不起眼的小手在箩筐里一顿乱抓,两块...三块的放入小袋口去了,还不忘嘴里咬住一块。这时候,安弟的母亲也过来凑热闹,见到此景象,忙着一声呵斥,安弟似乎惊到了,四周的眼睛都看着安弟,让人“噗嗤”地笑出了声一阵阵杂乱的声音。在一旁忙着打称的屈大爷看见小毛孩也乐呵呵地笑了出来,嘴里还忙说道:“皮孩子爱吃就给他拿几块吃,又不碍事!”

“这是你的一份辛苦活儿,还等着卖钱哩”

“不能吃,不能吃!”

说完,安弟母亲连忙摆了摆手,后来索性在屈大爷这称了一斤的豆腐,以作谢意。


儿时卖豆腐的大爷

小时候卖豆腐的大爷

说到“尝豆腐”是小孩最喜欢干的事儿了,每逢屈大爷挑着他的“劳动成果”,便会有好几块成了孩子们张嘴可得的“猎品”!而随和的屈大爷总是眯着眼,一边打着称一边笑呵呵地,在亲切朴实的笑声中化解了大人们的几分歉意。多么淳朴憨厚的乡村人,用这样的处世方式,深深地植入在我们幼小的心灵。

我在想呀!当宁静的内心离不开生活中的祥和时,那一抹宽容的笑声便是宁静中最好的样子。


相关推荐品读:春耕者    老牛

标签: 儿时印象
联系热线:153-3880-4791

周一至周五:9:30~17:30

与我联系
电话咨询
儿时印象
民俗文化
生活随笔

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27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