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牛

2020-06-14 00:00:42 艺眷印象文化室 16

应该是在我几岁的时候吧,父亲不知从哪儿买了一头牛,这头牛后来在我家生活了十几年,也伴随着我十几年的童年时光。现如今,我时常还会隐约记得它硕大的身影和老实巴交的双眸。

在我的印象里,它就是一头老牛,浑厚的身躯走起路来从来都是不紧不慢。它很少与其他牛在一起追逐,也不在田间尽情地狂野;它性情很稳重,像一位忠厚的庄稼人。每到耕种的时候,便是它勤奋的身影在田间疾蹄奋进、孜孜不倦地在前方拉着后面的犁,那扶着弯弯地犁便是我的老父亲。


印象中的老牛

印象中的老牛

暮春,正是水草丰茂的时期。原野上的麦子草才刚刚没过脚丫,三五只牛儿成群结伴地在远处撒着欢儿,“哞哞”地朝着对岸呼唤着。低沉的叫声正在唤醒着还未醒来的蛙虫,给这个季节里增添了乡村里纯净的音符。

“快起来!要放牛了...

清晨,我还睡得迷迷糊糊中就听见父亲一阵催促的身音。我稍微地擦了擦眼,只见父亲在窗户外正拾捣着一些什么,我起个身子扒在窗沿上看了看,正在收拾那根弯背的松木犁和犁上的绳索。

“今天要起个早,去放牛”

“记得让牛吃饱,要用它耕田了,今日!”

父亲侧过脸来一边忙活着一边对我说道。

“嗯!晓得了...我有些不乐意地接过话。才是清早,可能我都还没睡够罢了!

老家的一侧不远处,有一口小池,池岸上青草茵茵;暮春的晨露均匀地洒在青草间,像是镶上数不清的珠宝,安闲自若,又清淡静雅。翠绿的草色映在池面,若是有鱼儿忽然冒出个头冲出水面,水面会把青草的倒影弄的晃晃荡荡,像一幅灵动的油画,为这个清新的早晨焕然一新。

我走在前面牵着老牛,来到小池的岸边。丰茂的青草是老牛的最爱,它们像是来了一场约定,在这个清晨里安静地相约。过了一会,草丛中明显吃出一片凹下的草痕。我常常喜欢牵着它的鼻子,看着它“认真”啃草的模样,很是带劲儿。


我和我的老牛老牛.记忆

我和老牛“相处”的时间算是比较长,所以在它笨拙的大脑里算是“认识”我了。如果用老朋友来称呼,我想这一点也不过分。人与人,人与动物,若是长期友好的相待,是很容易成为好朋友的,在动物的眼里也会一点点地感受到我们人的那份慈爱。

后来的某一天,我放学回来了,老牛不在牛栏里;空荡荡的牛栏里让我有一丝莫名的不悦。我连忙去问父亲,父亲微微颤抖着嘴角说道:老牛在我们家这么多年了,它也老了,终会有它的生命归期,我今儿已把它卖给牛贩子了,卖个好价,正好给你也换了些学费。

父亲的话还未落音,我的眼角不禁地湿了,泪珠也随着脸颊滴了下来,顿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为老牛的一阵叹息忽然涌上心头。我再也看不到老牛了,也不敢多去看老牛之前住过的牛栏。我才明白,我和老牛这份特殊的“友谊”是多么可贵,和超越常人不可企及的纯真。

在很多个夜里,我常常会想起老牛让我牵着它的鼻子,在水池边亦或在河岸上啃草的情景,我叹息着,久久不能让我的内心平静,和这份不能释怀的“友谊”!


相关推荐品读:故乡的稻浪   兴趣的伊始

标签: 老牛的印象
153-3880-4791

周一至周五:8:30~17:30

与我联系
电话咨询
儿时印象
民俗文化
生活随笔

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27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