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中那几只飞舞的萤火虫

2020-05-24 15:23:24 艺眷印象文化室 15

今夜的天空,只镶着几颗零散的星辰,在山头的另一端,还挂起透着银光的半月。在夜色中,你会偶尔听到几声蛙的鸣叫,它们在不安份地打破夜的宁静。你看!在稻禾间,几个微光点点在不经意间吸引了我。

我手持着电筒,沿着这条布满了半截高的荒草小径,不紧不慢地想靠近这几个光点。我立在那,也关了手中的电筒光,顿时,只留下这几只小精灵的微微弱光,“咦!这就是萤火虫”我一边看一边在嘀咕着。

看着缓缓舞动的微光在稻田间飞来飞去,我似乎有一种久违的亲切感。那是我们的年少时期,只要一到了夏天的夜里,我便会和一帮邻家的孩子,拿着罐头玻璃瓶去捉路边上的萤火虫。我的罐头瓶记得是有一次我生病的时候,母亲在村口一家商店给我买的一瓶橘子罐头,后来我吃完后也不舍得扔,这样便成了我装萤火虫的盛器。

我们追寻着光点,一旦它落在草叶间,便会伸手抓住,基本上可以一抓一个准。抓住后,松开手会直接放进玻璃瓶里,这样它们就在我们的眼前来回地飞舞了。


故乡的萤火虫

记忆中的萤火虫

有时,我会偷偷藏于到被窝里,在漆黑的被窝我年少的眼睛看着这一抹光亮,仿佛是一座幻想中的城堡,又像是在遥远的星空;我在自由的漫步。它像一个缩小的大千世界,使我在这个寻常的夜晚有了无尽地遐想。

时隔多年,我又看见小时候的萤火虫,它散发出熟悉的微光。仿佛间,时光在这一刻并没有走远;它就在稻田的禾苗间等我,它也在那只陈旧的玻璃瓶里等我。为这流逝的光阴,我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去惋惜它。

在尘封的记忆里,故乡的夏夜,总是有一帮乘凉的邻里坐在家门前那块空地上,空地透着月光,微微能看得清它朦胧的轮廓。老人在悠闲地摇着手里的蒲扇,妇人在谈论生活的柴米油盐。只有一群孩提,在草丛间没有一丝疲倦地追逐那几处飞来飞去的微亮。

一时间,我又看到那个追逐萤火虫的自己!


相关推荐品读:故乡的夜   岭南的雨季


标签: 萤火虫
153-3880-4791

周一至周五:8:30~17:30

与我联系
电话咨询
儿时印象
民俗文化
生活随笔

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27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