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笋

2020-05-21 11:29:10 艺眷印象文化室 39

老家每年的农历三月,是到野外采笋的好季节。

野竹笋和家门前长出的笋有着明显的区别,在味道上也有区别;野竹笋要好吃得多,没有多少涩味;这也是我们寻常百姓常常采食的品种,无论是晒干、还是清炒,其味道都伴有微微甘甜的山野味道。


老家的竹笋

又是一年采笋季节

才刚刚下过一场酥雨,水珠洒满了山间小路两旁的野草,茂盛的青草遮住了路面,时隐时现的。布谷鸟在对面的山脚处不停的叫唤着;还有山鸡,瞬间从茅草中一飞而过,还没有飞出多远就停了下来,“咯咯咯”地发出了几声清脆的音喉,使得白日里的山谷好像并不安静。

我穿过一条狭长的田埂,来到一处多年荒废的水塘脚下。这里只开荒了几块巴掌大的农田,它镶在两山之间,显得倍加孤独;在我们这山区众多的地方可是常有的景象。水塘的四周是长满了人一般高的野山竹,拇指粗的小竹子一簇连着一簇,密不透气的。扒开竹子间,我看见里面长了很多高矮不一的小竹笋。有的才刚冒出厚实的笋尖,还伴有泛红的笋衣;是的,在我印象里,这就是家乡竹笋的样子,一种久违的亲切感在心头油然而生。

我忙着蹲了下来,伸出手臂欲要把这一块的野笋全部要归于我的桶里来。一阵“咯吱咯吱”响声顿时拉开了序幕!从泥土里拔起一根根小竹笋很是带劲儿,完全不顾露水在我的衣裳上肆意地打湿着。

还不到一袋烟的功夫,已经拔了满满的一桶,长短不一的笋硬是挤满了大桶内,数量是数也数不过来,没有规律的排列着。我看着竹林前方还有数不清的小竹笋,那也只能作罢了。提着沉沉的桶,我钻出了竹林间仅留的缝隙,最终还是走了出来,我站在一处平整土面上,整了整理蓬乱的头发,稍作了片刻的休息。我望着这儿的山,凝视着这儿的一草一木,满处的野竹和山茶树,青翠成了这里的主调。

也许是好些年没有感受到这样的农家劳作了,多少次我都想在这熟悉的季节里去采笋,内心这般归真的盼望终将在生命里一点点在实现着。山林间的鸟鸣声还是那般熟悉,这儿的野草,还是像从前的那样释放出淡淡的、熟悉地清香,一切熟悉的味道正在内心深处不紧不慢地释怀着;是的,这就是我熟悉的故乡。


故乡的竹笋

故乡,是一个让人返璞归真的地方


相关推荐品读:那年初夏,枇杷正熟   春雨过后去采鲜

标签: 采笋
153-3880-4791

周一至周五:8:30~17:30

与我联系
电话咨询
儿时印象
民俗文化
生活随笔

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27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