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初夏,枇杷正熟

2020-05-19 17:50:00 艺眷印象文化室 7

我常常会想起那树蓬乱的枇杷,它的繁枝在初夏里向四周延伸,繁茂的枝间,结满了匀称的果实,黄橙橙的在晨风中轻轻摇曳。在岁月的时光里它似乎一直定格在那份宁静清晨。


农历四月的时候,老家的初夏还带有些许的凉意,若是在清晨,你一定会有些不适应的鼻塞,那是来自夜里的风,还有些冰凉。


故乡的枇杷熟了


我推开一扇大门,早晨的太阳还是准时的照射到我家门前。它把周围的草木照得翠绿,这一块,那一块,没有规则的绿影点缀了一天平凡的时光。我登上几级青石阶,便到了这株高大的枇杷树下,我抬头仰去,一簇簇青叶之间探出一颗颗小圆脑袋,拇指般大小,还沾有昨晚上残留的露珠,在晨光下,青黄相映。


这棵枇杷树应是爷爷那一辈就栽下了,几十个春秋弹指间匆匆如梭,先辈们相继而去,而这棵枇杷树有幸保存了下来,粗壮的树干最底下一截呈斜坡型生长,像一位怐偻的老人杵在那里,再往上,是笔直的粗杆,粗杆的两边长满了长短不一的枝条儿,一个成年人踩在上面是不成问题的,它是柔韧的,是结实的,不会轻易断裂,一直布满到树梢。


那时候,我常常见到父亲爬上去,踩在细小的枝干上给我们摘枇杷,我担心会断裂,后来,当我爬上去的时候,就再也没担心过了。


我曾记得有一次,我独自悄悄爬上去摘枇杷吃,可能是怕母亲的担心而责骂罢了,我高一脚低一脚变得格外地小心。我爬呀爬,一口气就爬到了树顶。我抓住近处的枝干,站在树顶向远处眺望,远处的农舍,稻田、峰峦尽在眼里,清晰明净。年少的内心开始懵懂地明白,你高处的角度看世界真的不一样。


那眼前早已成熟的枇杷黄灿灿的,一簇接着一簇,愣是诱人极了。只要你一伸手,便可及。这应该归于树顶上的果实日晒的阳光更为充足些!


一颗、两颗、三颗.....


不一会儿,树底下掉了一地枇杷的皮儿,日晒充足的枇杷其糖分也足,只有那丝丝的酸味打破味蕾中的清甜。嘴里载满了甜甜的味道我开始消停了下来,初夏的轻风吹跑了这微微地燥热,脸颊的汗珠在不经意间没了踪影。我安静杵在上面,开始幻想着以后长大的事儿。我想变成一个超人,变成世界上最厉害的角色,来救济百姓;我想变成最有钱的人,让所有的人都富足起来,没有贫困,也没有饥荒;我想成为我母亲最骄傲的人,让她一直不老去。


那年初夏枇杷熟


“吃饭了!”


“这回人溜哪去了?”


忽然听见母亲的叫唤声,我透过树枝的缝隙往树底下看去,只见母亲的身影站在屋檐一角,一边张望四周,一边还在那喊着我的名字。


顿时间,打断了我脑海里那份年少的幻想。我藏在树梢上,一直不敢作出响声,怕母亲的责骂,待母亲的身影看不见的时候,我又悄悄地顺着树干一步步小心地溜了下来。


直至今天,应有很多年过去了,屋后的枇杷树在有一年建房子的时候被父亲砍伐了。忽然有一天,再看到那块空地,我的心里久久没有平静......


相关推荐品读:七月枇杷   我的小学时光(下篇)

标签: 枇杷熟了
153-3880-4791

周一至周五:8:30~17:30

与我联系
电话咨询
儿时印象
民俗文化
生活随笔

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27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