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那些尘封的旧事(下篇)

2020-05-04 23:27:15 艺眷印象文化室 14

到了初八的这一天,听了邓二伯说他家的忠胡子要回来了,还会带个女朋友回家,这下子可把他二老乐坏了,难怪提前几天就把屋舍里里外外打扫地干净整洁。

果然,不出所奇;一大清早,只听见邓二伯家中鸣起了鞭炮声,响了好一阵子才停下。赶在最前面的是住在东门的大胖,他飞快地往邓二伯家疾步走去。还没来得及放下手里打工包,忠胡子家就挤满了看羞姑娘的大婶大嫂。在村里,刚刚进门的姑娘到男方家我们都会称之为“羞姑娘”,大概是第一次与大家见面的羞涩罢了。

“来来来!吃喜糖~这忠胡子还有一些腼腆地从包里翻出一盒不知牌子的喜糖,朱红的外壳里面包裹着一块白色的糖,打开的时候需要用手扭动几圈才可见到里面的糖果。略有一丝奶味的喜糖香甜柔软,我们大人小孩一人分得好几块嘞!

此时,我们期盼的羞姑娘在这个时候出来了,刚刚还七嘴八舌的堂屋一下子变得有些安静了起来,大伙儿都有些不好意思地定了定眼神,看着这位远方的客人。屈大妈这时候凑过来,嘴里絮叨着:“这姑娘好啊,一脸的相,配忠胡子足够了!”

大家抿着嘴,不禁地都笑了起来。霎时间,气氛一下子轻松了。

“个头和忠胡子一样高”

“体型偏胖了一些,以后好生儿子”

“来自哪儿呀?这姑娘!”

.......

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屋里变得闹哄哄了,只见人群中的忠胡子忙着向大家一个个地回应着。在一旁的邓二伯、邓二嫂低着头已笑地合不拢嘴。

“你两老现在肩上的担子算是放下了”一旁的另一个邓婶提着嗓门对着二老说道着。

“是!是!是!这下子担子要准备放下来了”忠胡子的母亲附和着邓婶的话笑得像一朵秋菊。

紧接着第二天的下午,飞麻子也回来了。他们就像商量好的一样,今年全赶着都回来过年了。这不,正巧;飞麻子也带了个女友回家了。要说这村里的好事就像赶着趟似的,一个接着一个,可谓是足足得来了个百花争艳啊!

当然,这鞭炮也自然少不了,噼里啪啦地响彻山头的那一边去了。


村里旧事

才昨天看完热闹,今天又要轮到飞麻子家了。这不,您瞧瞧;又是一窝蜂地赶往他家走去。飞麻子家打村头的西边住着,而村头的西边只住了两户人家,另一家已在几年前盖好了新居,只有飞麻子家还是一排简陋的茅草间,这旁边的新居有些违和感。可偏偏奇怪的是谁家姑娘居然能看上他了,可谓是走了个狗屎运。这下子看来了好多看羞姑娘的乡里乡亲,飞麻子老娘又是递开水,又是拿出喜糖,向前来的乡里乡亲一一打招呼,安排大伙儿就坐,那张热情的脸上洋溢着愉悦地笑。后来我们得知这位羞姑娘名为容香,其容貌姣好,风韵的脸上印了两个酒窝,唇间还露出几颗白玉般的牙,很是讨大婶们欢喜。容香姑娘其实家住不远,也就是邻镇子的人,语言和习性并没有什么差异,所以初次与大伙儿见面也没有表现多少束缚,她大方的性质一下子拉近了乡亲们的熟悉感。


相关推荐品读:村里哪些尘封的旧事(中篇)    村里哪些尘封的旧事(上篇)

153-3880-4791

周一至周五:8:30~17:30

与我联系
电话咨询
儿时印象
民俗文化
生活随笔

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27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