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那些尘封的旧事(中篇)

2020-05-04 23:27:00 艺眷印象文化室 12

这回是亲眼看到碍脚兵带女友回家了,心中多少会有些不平衡。因为在我们那个村子里,特别是在九十年代,那个还处于比较封闭的小村庄,小青年一旦到了十八九岁,那就得谈婚论嫁了。

这下可不得了,一石激起千层浪。村里的大妈大婶开始议论纷纷,一副根本停不下来的趋势直接压倒性击中了这些小年轻们那淳朴的内心世界。


村里旧事记忆


“你瞧瞧人家碍脚兵,当兵回来第一年就带个女友回家了,你还不懂阳事”邓二嫂在对着他的大儿子——玉忠有些着急地驯诉着。这个玉忠比碍脚兵要大几岁,性格里是一个老实诚恳的人,这孩子随父亲。由于十来岁就开始长出了一些胡子来,后面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起就称呼他为“忠胡子”。这个忠胡子皮肤有些黝黑,在读初中的时候就是家里的一个“甲等劳力”了。再后来,他念完中学自己不愿再念了。当时,他把这一想法告诉了父亲,他父亲这牛脾气立马气不打一处来,当即从柴库找来一把柴刀,绕着屋外面追了他好几圈,声称要砍断他手,气愤地列着嘴边骂道着“你这个没出息的,长大后去摸牛屁股好了”

就这样,这个忠胡子没好意思在家停留多长的时间就跟随着邻村的大叔去了广东,后来听说进了一家纺织厂落了脚,踏踏实实地干着一份苦工。

好像并没有过多久,飞麻子在家也坐不住了,提着大包小包随着打工的浪潮去了沿海城市,村里的年轻人一个个出去了,就这样,碍脚兵带女友的事儿也在村里渐渐消停了下来。

时间依旧没有停歇它的脚步,昼夜不停地在子午线上交替着。时隔好几年后,记得应该是到了一九九五年,那是一个刚下过一场大雪的腊月,山川,大地一片白雪皑皑,村庄裹上它期盼已久的银装,把农家的屋舍上打扮地圣洁明丽,犹如一幅淡雅的水墨。

那是已快临近过年了,在外打工的游子也该回来了。他们之中有好些人几年都没有回过家乡,或许是路途遥远回家一趟不易,亦或许乘坐的老式火车时间太难熬,要坐上十几个小时方可到家,回家的路途总是备受煎熬。


相关推荐品读:村里哪些尘封的旧事(上篇)    咱村里公认的长老(下篇)

153-3880-4791

周一至周五:8:30~17:30

与我联系
电话咨询
儿时印象
民俗文化
生活随笔

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27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