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村里公认的长老(下篇)

2020-04-26 11:39:48 艺眷印象文化室 12

“你咋才到啊?这都~~”人群中忽然听到老邓提着嗓门呼唤着。

“咳!这人老了就是块废铁了”

“走不动,还看不见,还有什么用啰!”

三奶奶一边捶着腰一边打趣地说道着。

老邓连忙过来,毕恭毕敬地回着她老人家的话:“您老呀!都是老寿星,长寿啰!”

说完,就一起搀扶着三奶奶走到主桌上的贵宾席。在我们这儿,所谓的贵宾席通常都是放在堂屋下的八仙桌,桌子面为四方,可坐八人;而八仙桌的上席就是专留给上了年纪的长着来坐的。

“来!老根啊,慢点,慢点!”满奶奶稍稍做了些移位,留出另一边给三奶奶坐下。

“咳,人老了,牙也不好使了,想吃点什么东西就是嚼不烂。”

“人活到这岁数也是在造孽啊!”

“你呀!好福气,德位相配,有奔头,还活个几十年也不碍事”

三奶奶一边握住筷子一边对着一旁的满奶奶在感叹着她的人生种种唏嘘。

满奶奶忙着接过话:“我们这么大个岁数了,只能看家的作用啰!”

“这回是我大儿子说要办一场寿宴,我哪还有精力操劳这些事哦”

“说什么在这里一年算一年了,活一天就赚一天”

“我要赚这么多有嘛咯用啰!”

二位老人家一席话的交谈,席间一下子就对赡养老人的话题七嘴八舌地说开了。

这个时候,我隐约听到老邓在厨房瞪着眼睛对邓婶说道:你办点事情还能让我省心不?大半天了,你让老人家这个时候才赶到,吃了个半路席,死不着急的人!

老邓心肠好,是个直性子,回是怕老人家见怪,挑自己的理儿。

在酒过三巡后,这时候我们村的村长起了个身,走到满奶奶跟前,开始要进行一番贺寿祝酒词。其实这是在咱村里形成了一个不成文的规矩,一般要是人家办喜宴、寿宴还有白宴都是有村长为代表来邀酒祝词。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祝老人家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话未落音,席上的男女老幼齐声大喊好词!好词!

“祝老人家越老越红,儿孙满堂!”

席下又一阵喝彩的声音。

“祝村里的老人个个都红百岁,身体健康!”

“来!端起酒杯,我们一起来为老人家喝一杯!”

在场的乡亲们端起盛满的小酒杯尽情畅饮,热闹的场面已完全忘记了这个盛夏的炎热。


村里最后的长者


时间总是无情地在人们脸上划过,村子里那些上了岁数的老人在四季的更替中愈显危危可及,皲裂的手背一直延伸到脸上,更是沧桑了许多。后来,在不到三年的时光里,村里的老人相继去世。满奶奶——村里最后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者最终在大寿的第三个春秋离开了我们,记得那时一个暮春,来送行的乡亲们足足有一里路远,他们沉静地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一路缅怀着,直到送向山腰的一处停了下来,那便是老人家最终的归属。

   再后来的一两年里,三奶奶;张奶奶;成大爷...一个个地离开了这个村庄,相继去寻找属于他们最后的归属。


相关推荐品读:咱村里公认的长老(中篇)    咱村里公认的长老(上篇)

标签: 村里的长老
153-3880-4791

周一至周五:8:30~17:30

与我联系
电话咨询
儿时印象
民俗文化
生活随笔

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27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