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网人(下篇)

2020-04-11 11:21:54 艺眷印象文化室 13

“这鱼苗是今年开春的时候放的,到暮春的时候才开始打鱼草”父亲指着鱼塘侧过身子对屈大爷说道;

“捞上来两斤重看有没有?”屈大爷接上父亲的话不紧不慢地说着。

随后,他们在岸上打开了鱼网,稍作了些整理,俩个人卷起裤脚往水里小心地走去。屈大爷指了指鱼网的另一头,打了个手势,示意叫父亲拉住网子另一边的网脚绳,一人来一头需要默契配合才行。他们开始向两头相反的方向轻轻走去,为的是不轻易打扰到鱼群了,这是拉网人的基本诀窍。当缓缓地走到一半的时候,屈打爷示意叫我在一侧拍打水面,收网是在水塘的对岸。这个时候,我早备好的竹篙也派上了用场。“啪”“啪”“啪”地拍打声响彻水面,瞬时溅起了两丈高的水花。这时候,岸上聚集了不少的街邻乡亲,他们不约而同地过来看起了热闹;有老人,有小孩,还有路过的庄稼汉正叉着腰看着这样的场景。


故乡的拉网人


“快看!刚有条好大的鱼儿跃出水面”一小孩惊奇地发出稚嫩叫声,话还未落音,一条鱼...两条鱼...好多条鱼纷纷跃出水面,把平日安静地水面掀起了朵朵浪花,像是一场热闹的集市。

“快收网,往我这边靠”屈大爷用督促地声音朝父亲喊去。没过一会儿,终于收网了,捞起的那一刻,鱼网里几乎要沸腾了,鲤鱼、白鲢鱼、草鱼...齐刷刷地煽动着尾部;挣扎着,翻滚着,跳跃着,浑身带劲,而放好的篾箩已在那里等候入“仓”了。我们又连忙动手开始从鱼网里拾鱼,一条条放到箩里。篾箩比较大,且深,可以放置好几网的鱼,进去的鱼儿是跳不出的。

收拾完了之后,又要开始拉第二网。这一网从这儿开始,要走到对面才收网。屈大爷稍稍整理了渔网上的浮游水草和一些杂屑,还是按刚才那样的配合,和父亲朝着相反的方向缓缓而去。他们拉着绳脚,深一脚;浅一脚地在水里的淤泥中吃力地拉锯着。夏日的早上,太阳开始有些火烈,洒在劳动人民的脊背上变成了赤褐地影子,汗水洒在水面的倒影上,倒影时长时短。

一刻钟过去了,快要到收网的时刻,水面顿时又沸腾了,要数草鱼条得最高。岸上的人语,水里的鱼跃,还夹杂着拉网人那悠长的吆喝声,这本应该属于乡村热闹,淳朴而悠然自得,你可以在这里静下心来去细细听闻,也可以来感受这儿的民风依旧,好像在诉说着昨天的故事。


故乡的眷恋


就这样,一网接着一网,拉了三个来回,篾箩里也快堆满了大鱼。总有一些鱼儿按捺不住,时不时翻动一下身子,岸上的人围了过来,把篾箩的四周围得不透一点缝隙儿。大人们俯下身子忙着挑上一条中意的鱼儿,小孩子在一旁调皮地捏着鱼肚皮,滑滑的,黏黏地,母亲在一旁忙着打称,我站在母亲的身旁,手里捧着本子记数。要数这个时候“工作”最繁忙了,嘈杂的声音听不清母亲的报数,我要极力地把耳朵贴过去。

岸上,渐渐地安静了下来,人们提着棕条系好的鱼儿一个个散去了,留下了我们几个最后收拾“残局”的。屈大爷把网子铺在岸上,不紧不慢地从渔网里挑出杂屑儿;水草屑儿...

这时候,我看见母亲付了屈大爷的工钱,他那皲裂的手有些颤抖,笑呵呵地接过工钱,折上一半顺手放进衣上角的口袋,微微地侧下脸扣好袋口。

那一刻,我知道了大人们赚点钱是实在不是那么一件容易的事情儿,明白了他们的辛酸,和生活中林林总总的不易。在旧时的农村里,没有多少人能有过多的经济源,匮乏的生活就像一道道贫瘠的丘壑。我感慨着这儿淳朴的人们何不是一种勉励的善啊,它在温和地暗示着平凡的生活仍要继续...


相关推荐品读:拉网人(上篇)    故乡的夜


标签: 拉网人
153-3880-4791

周一至周五:8:30~17:30

与我联系
电话咨询
儿时印象
民俗文化
生活随笔

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27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