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网人(上篇)

2020-04-01 21:31:54 艺眷印象文化室 33

小的时候,在我的老家有一种行当叫拉网人,是专门为养鱼户拉网打鱼。平日里没事就会干些农活,只要有拉网活儿了是随叫随到的。在我们村里,只有一位拉网的大爷,他个头不高,甚至还有些瘦小,而来起网来毫不含糊,那矫健的肌肉霎时间就凸显出来了,他娴熟老练的技术在我们十里八村是出了名的老师傅。大爷姓屈,约摸五十来岁的样子,所以我们会通常管它叫老屈。

记得那些年是我家承包了村里的鱼塘,每逢盛夏,都要捞一些鱼上岸卖给村里的乡亲们。然而,最不能少的角色便是拉网人。

大清早,屈大爷袱着自家带来的渔网步行了几里地到了我家。他弯下腰顺势坐在门口的椅子上,额上的皱纹里还溜出一些汗珠,整张脸给夏日的烈日晒得像一块熏黑的腊肉。见此;我连忙舀起一瓢水,递给了屈大爷喝。等稍做休息后,他便从袋口拿出一袋水烟。先是从另一个布袋里掏出一些备好烟丝,手还有些颤抖地放进另一端的烟斗里,顺手划了一根火柴,“哧嚓”一声,火柴冒出了微红的火光,带着一缕淡淡地轻烟消失在门外去了。

“早饭还没吃吧?”父亲客气地问道屈大爷。

屈大爷摆了摆手,笑眯眯地眼睛连成了一条线顺口回答:

“咳!莫客气嘞,吃过了!吃过了!”。

“来啊,老屈,上桌来喝点白酒”父亲手悬着一口白色的小杯正示意着。

“不啦!不啦!前些日子已戒瘾了,可不能再犯喽!”屈大爷连忙摆手,坚定地示意着。

屈大爷接着又说:“就上个月,在家里连喝了八两白酒,在酒铺打的高粱酒,后来嘞,连咳了好几夜,老伴那个愁咧,整宿整宿没睡好,还唠叨个不休。”

“是这回事,上了年纪的人了,这些毛病也来了,人嘛!到老了你不去休养,身体一年不如一年,只有自个儿扛,难啰!”父亲抿着酒,微微地叹息着。

屈大爷悠悠地吸了两袋烟的功夫,父亲的早饭有随之结束了。我便和父亲抬着篾萝往鱼塘走去,屈大爷紧随其后。

盛夏的池塘,平静的水面常常会托起一层薄雾,像一口仙池卧在静谧的环山之中,拂袖翩翩。


乡村的拉网人

相关推荐品读:故乡的夜   空山静寺


标签: 拉网人
153-3880-4791

周一至周五:8:30~17:30

与我联系
电话咨询
儿时印象
民俗文化
生活随笔

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27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