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夜

2020-03-26 16:46:22 艺眷印象文化室 18

乡村的夜,在清风下,宁静而又清朗。

那远处的田野,田蛙的叫声起一时彼一时,在忙个不停的召唤;鸣虫拉长着尖细地嗓子;啾啾地叫个不停,从泥土里传出来;这边停住了,那边又开始鸣叫了。这儿的夜,你若细听,好一阵热闹在你耳边呢喃细语。

这就是故乡的夜!

今晚的夜,惠风徐徐,弯弯地月儿时而羞涩地钻进云堆,时而又缓缓地移出来;把周围的天色照得蒙蒙微亮。刚吃完点心,我沿着小路信步走去。路的两旁是前些年栽下的香樟树,一排排的,整齐有序。一路上,香气弥漫在这夜色中;心旷神怡;让人不禁有些沉醉。

小路的前方是一条通向市区的乡间马路,弯弯曲曲地延伸到很远的地方。马路的两边树着一排排路灯,路灯闪出白炽的光晕,把两边的树梢照得乌黑一团,像天上掉下来一团团乌云。看那长长的马路,在路灯的照亮下;犹如银蛇在扭动着身子在群山之间自由地穿梭。

应是好多年了,还是年少时期,暮春的夜依旧像今晚的夜一样。吃过点心,父亲就从放杂物间的旮旯角落里取出一柄扎鱼的金梳,金梳是夜间捕鱼的好利器;是由一排紧密的铁针排列而成,约三寸来长;柄长四尺的样子,它耐用又结实,是山里砍来的茶树条儿抛光做成的。这样的金梳只要扎到到鱼儿,就没法逃脱了。

常记那时候,我常常是提着桶;跟随其后。父亲走在前,打着手电筒,行走在田埂上,时而又下到田里,田间的水刚好没过脚裸,父亲的歩履显得格外轻盈,认真的扫视脚下的每一处。父亲突然停住在脚步,我看见有一条拇指大的泥鳅沉在一处水坑里,在电筒光的照亮下若隐若现,一动不动的,像是时间停住了一样。父亲举着金梳“嚓”地一声,刚好扎个正着;霎时间,泥鳅拼命地扭动着身子挣扎着;我递过桶,小心地取下放进桶里,它在里面摆着尾,来回地打着圈圈。就这样,一条接着一条取放桶里,瞬时里面热闹起来了,有土鲫,有黄鳝,还有田螺;最多的要数泥鳅了。

时候不早了,周围的农舍静悄悄,偶有三两盏灯还在微微发亮;只有乡野的蛙虫还在赶趟似的鸣叫着。我和父亲要往回家的方向赶去了,我们一前一后,沿着田埂缓慢地走过。走过一截小路的转弯处,我看见家的那盏灯还在亮着,像一座简陋地灯塔,正引着父子俩朝着那个方向走去。

故乡的夜,不像城市的夜;它宁静又安详,一直是远方游子的心灵港湾。那俨然有致的农舍在月光下亦真亦幻;细听鸣虫啾啾,像一首古老的歌谣在清唱,伴我悄悄入睡。


故乡的夜色

相关推荐品读:春雨过后去采鲜   抹不掉的故乡情怀


标签: 故乡的夜色
153-3880-4791

周一至周五:8:30~17:30

与我联系
电话咨询
儿时印象
民俗文化
生活随笔

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27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