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茶树

2020-03-14 22:13:30 艺眷印象文化室 20

想起种树,依稀还记得上一次种树是在十几年前了,那是我年少时期;在老家的后院栽了一棵枇杷树,随着时间的悄然流逝,那天午饭后;我去后院散步;看到它杵在那儿忽然有种陌生感。那株枇杷树已长成粗壮的大树了,咳!时间过得真是快,我一个人在那儿心里一边嘀咕着。

然而,这次是要去自家山上种茶树了,应该是在植树节的后几天吧,村里上头拨发了些茶树苗。苗株约两尺来高,母亲拿百来株,便按照村里干部口口相授的要求,每一株都剪去了苗尖和半片叶儿,说是这样栽进土里更容易成活。就这样,我们一株一株地剪,最终还是把它剪好,并摆放整齐搁到一个泥泞的地方养了俩个晚上。


故乡远处的景


大概是过了第三天,天放晴了。中午,才刚吃过早饭;母亲把茶树苗搬到了大桶里,我和她一前一后地向自家山上走去;在曲折迂回的山路我们走了好久。我挑着茶树苗小心的走过一截笔直的坡路,在湿滑的坡上连续滑了好几步,几条重重地滑印刻在身后陡峭的坡上。一路上,我还是略有紧张地挑到山顶。

我有些气喘吁吁抹了抹额上还冒出来的汗珠;迎着山头吹来的几缕惬意的风,好长时间才舒缓些许。站在山顶,四周很寂静,只有不知名的鸟叫声在耳边响起,清亮而明晰。我眺望着远处;远处田野的油菜花开尽收眼底,还有村庄俨然有致的在那静静地在春光里徜徉。原来故乡像梦境一样,美地那样怡然、舒适。


茶树林的鸟啼


一阵子后,母亲也上来了。她通红的脸上挂着可以数得清的汗水,略休息片刻,就缓过神了;这或许经常劳作的人就是那么健朗。就这样,母亲坐在锄头上休息了一下;我们的劳作开始了。

大概有五条土丘是需要栽种的,每条土丘约十来丈。母亲在前面挖泥坑,两三锄便就是一个土坑了,我熟练地把茶树苗递到坑里,接着就是填好并顺手培一下土,这种默契的配合使我们完成了一个又个的土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总算是完成了一条土丘的栽种。看!这幼小的生命在我们的栽植下整整齐齐地排列着,有清风拂过,小生命就微微点头,像在向我们的劳动成果以表谢意。


时间在土丘上过得好快,太阳也悄悄地落水了,只留下一抹余晖与远处的山头还在作伴。就这样,一条,两条...五条土丘的栽种任务终于要结束了。我向栽种过的地方望去,心头顿时有一种成就感油然而生。

在回家的路上,日头躲在山的那头看不见了。一身的疲惫沿着另一条开满油菜的小路回家。小路是沿溪而修,一路上,溪流潺潺,鸣虫啾啾,让我一下就忘记了一天的劳作。

亲爱的朋友,如果你在喧嚣的大都市疲倦了,你不妨来一次踏实的农家劳作!静下心来,让疲惫后的劳作成果去驱赶你内心的疲倦,在这里,你可以听见鸟声清悦;还有风的吟唱。

故乡的小路


相关推荐品读:艾叶糍粑的记忆    后院,又开一树盛芳


标签: 种茶树
153-3880-4791

周一至周五:8:30~17:30

与我联系
电话咨询
儿时印象
民俗文化
生活随笔

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27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