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叶糍粑的记忆

2020-03-13 19:38:30 艺眷印象文化室 17

这几天轻柔的细雨连续下了好几天,把老家的后院浸得湿漉漉的。老家的后院有一方不大的土丘,土丘上种满了一些艾叶。在去年的时候,因为艾叶的株苗长势茂盛,快半茬人高的样子了,父亲就沿着根部割去,还填了一些肥土,让它们重新长出株苗来。

果然,在今年的初春,天气晴朗了好些天,有几株艾苗悄悄地冒出了头,油油青绿,给这个春天多了几抹清新。接着,时间又过去了好些天,稚嫩的艾株叶儿越来越多,占满了这块不起眼的土丘。


家乡的艾叶


大清早,天还微微亮,母亲就摘下了一些艾叶准备做糍粑;在老家,每逢艾叶抽出嫩叶的时候,便是做艾叶糍粑的好时机。倘若是错过这个期间,艾叶不等人,会愈发失去它的鲜嫩。

艾叶糍粑有两种做法,一种是捣碎它的叶子,直到成泥状为止。然后用水调稀,再用麻布装好用力挤压,让其绿色的汁液脱离叶渣顺势而下。取下的汁液是做糍粑最好的原生主角,当主角登场,其他的都已此恭候已久了。这里就包括了和好糯米团、白糖就够了;最原生的食材往往就是用最简单的方法去完成。还有一种做法是摘下艾叶,洗净入皿,任由捣碎,其用力适中,让其碎叶均匀。然后倒进和好的糯米团里,所谓的糯米团是又籼米和糯米对半调和而成,这样有助于中和它们之间的口感和糯性。紧接着就开始了捏团工序;艾叶糍粑不能捏得过大,约鸭蛋大小就可以了,这样一来好蒸熟,再者吃上一俩个刚刚可以吃饱。


艾叶粑的记忆


而母亲是按照第二种的方式来完成这次的糍粑之“盛宴”!我才刚刚起床来,一个个绿油油地糍粑已捏好一个一个地摆在蒸笼上了,鸭蛋大小的糍粑团翠绿地透着光亮,柔软可人。灶台下的火烧得“呼呼”作响,母亲盖上蒸笼,把剩下的就交给时间了。

约不到半小时后,便是起蒸笼的时候到了;起开的那一刻,锅的四周升起了薄“雾”,霎时间,看不清锅里的模样。好一会儿,我看见里面露出了翠绿的身影,一个个惑人的艾叶糍粑在雾气的隐约笼罩下有犹抱琵琶半遮面之感。母亲不慌不忙地拿起一双筷子,顺手夹起一个艾叶粑,悬着手腕有些颤抖的递到我面前说:

“来,你来尝尝吧!”

我连忙张着嘴过去“迎接”;

“缓着点,别烫到”

母亲带着一脸菊花般的笑容冲着我笑了笑。

柔糯地艾叶粑吃到嘴里让我勾起了儿时的回忆,它像极了小时候母亲温暖的怀抱。那时候,在这个季节里,刚放学踏进家门口,就远远地能闻到厨房里飘来艾叶糍粑的香气,这记忆,在后来的岁月时光里经久弥香,艾叶粑还是当初的样子,它在记忆里未曾走远。


相关推荐品读:故乡的春天   桃花恋


标签: 艾叶粑
153-3880-4791

周一至周五:8:30~17:30

与我联系
电话咨询
儿时印象
民俗文化
生活随笔

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27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