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院,又开一树盛芳

2020-03-11 16:47:02 艺眷印象文化室 12

我停下了脚步,驻足仰望这满树的桃李花开,像星辰布满了蔚蓝的天空。粉的、白的紧密的相互交叉着。温和的阳光透着花间的缝隙,洒在地上斑斑点点。让三月的春天那样和谐;圣洁。


今年的春天,花开得好热闹,又有些羞涩;像是收到恋人的来信一般,有些怦然心动;又瞬间温情涌涌。它的芳香温柔了我的嗅觉,久违了!故乡春天的温情,让我几时不曾念想?


后院的盛芳


农历二月,桃花已开齐了。安静地洒在枝儿上,数不清地花朵在吐它的芬芳,一朵挨着一朵,几乎没有剩多少空隙;连粗实的枝干上也有粉色点缀在其中。正是老树迎春,一派春色年年好!若是你专注着凝视它,好似一幅水墨,古朴而典雅。


在我很小的时候,老家的后院有一块菜畦。每年的春天,便是开荒菜畦的时候,母亲会在这个季节里把这块地打理地井井有序,然而会种上不同的瓜果蔬菜。我曾记得辣椒苗要占好大的一块地;吃辣椒,是我们南方人餐桌上少不了的常客。而在菜畦的最前头,有种一些果树;有葡萄藤树、有枇杷树、还有桃树、李树。每年的春天,桃树和李树是最先开始它们的春天之旅。淡淡地粉和洁净地白在后院的菜畦里成了最显眼的色调,它们相争吐蕊;又交叉相映;浑圆又小巧蜜蜂会嗡嗡嗡”地在花丛中时高时低的来回不停飞舞,像是与花瓣之间形成最惬意的约定,它们无言的“默契”,正把春天的气息再一次推向浪尖。


故乡春天的记忆


每一朵花都是果实最初的样子;时间,会完成一朵朵花儿最后征程。有时,春季里会迎来几场暴风雨。夜里,常会有呼呼地疾风肆意虐着枝头上的花瓣,初绽的花儿往往经不起大风的肆虐。要是在第二天,若天气好转的时候,我便会信步向菜畦走去,去看昨日里那片桃李,是不是落了满地皆是春天的颜色?又还有多少芳华在继续等待着这个春天的结束?


春夏秋冬,时间总是来去无踪,它总是把一派最美的繁花留在初春,也总是把最后的甘甜留在漫雪飞舞的隆冬。这是自然的定律,亦是自然给我们最质朴的回馈。


也许是对它不舍的眷恋,也许是少年最初的情怀。让我不由的感慨;后院的满树盛芳,是形色无常的人生里留下最后的美与善。



相关推荐品读:故乡的春天    看那片油菜花开

标签: 一树春色
153-3880-4791

周一至周五:8:30~17:30

与我联系
电话咨询
儿时印象
民俗文化
生活随笔

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27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