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春天

2020-03-10 15:11:06 艺眷印象文化室 20

故乡的春天五彩斑斓,是由弯曲的小道上那不知名的野花,和一片片油菜花勾勒出来的。

在河堤两岸,瘦高的柳树开始苏醒,在一天天地抽出细嫩的芽黄。如果说春天是梦苏醒的季节,那么梦一开始应该是最美的样子。流淌地小河在宁静的小村庄隐隐约约吹着它的口哨,呼唤着它两岸的青草快些醒来,迫不期待要倒影着它们春天的影子。青山又增了一岁,那郁郁葱葱地模样依旧如昨。苍松在白云的映衬下;像刚刚从远古走来,苍劲又挺拔,静静地树在半山腰,似乎要期待鹰的归来。


故乡春天的模样


就去年的隆冬,我从岭南回来,阔别已久的故乡还是那样熟悉。乡音,原野,秀峰;不曾忘怀,也依然如记忆里,从未改变过。山脚下的溪水绕着旁边的田园一直延伸到远处,像是要告诉外面的世界;我经过的地方曾有一个美丽的村庄。

初春下过一场大雪,村庄一片银色的世界;宁静地可以听到松林里被积雪压断的枝干,“咔嚓”作响。你看!谁家的烟窗开始升起轻轻的炊烟,一直飘到山的那一边与白雪齐色,渐渐地看不见。几天后,雪已被时间融化了,聚成水流向溪中,带向遥远的地方。

时间,它像一位很有耐性的作家;在记录着这个村庄的一年四季。时光荏苒,故乡迎来了阳春三月,也迎来了它本应该拥有的一派繁花似锦。桃树,在一夜之间披上了一套粉装,招来了蜂,引来了蝶。李树,这几天开始披上了它去年的圣洁,像冬天里飘零的雪花,任其自在地绽放。山里的映山红、原野的野芹花,还有河堤的荆棘花,都在完成它们春天的使命。


故乡春色


这一天,我独自信步来到家附近的小山,小山并不是很高,站在山顶可以看见对面的山丘开齐一簇一簇地映山红,在翠绿的山涧之中平添了一抹艳丽。在小时候的味蕾里,我还记得映山红的花瓣略有微酸的味道。我们常常会找到一处有映山红的地方,开始驻足品尝它的味道。偶尔还会找到一株老虎花,老虎花呈金黄色,在山涧是很好辩认,远远的就能看见它的身影。它的花瓣偏大,倘若任何伙伴看到了都一定会把它摘下来。小时候还听老一辈说老虎花不能用鼻子去闻,不然会烂鼻的;小时候,我们常常会好奇地把鼻子凑近,它有一股幽幽地清香;夜里睡觉的时候总是会担心第二天鼻子会不会真的烂。

这时候,山里的茶耳、茶泡也在这个季节里凑起了热闹。这种儿时的“零食”不需要洗,可以直接摘下放到嘴里,当你轻轻咀嚼它时,里面会溢出淡淡的清甜,还略带一丝青涩的味道。如果你大口的吃,那份清脆感在唇齿间“呲呲”作响。那时候,零食并不多见,能吃的都是我们儿时探索出来的,后来发现,在每个季节里,都有它所谓的“零食”。

在后来的人生里,尽管四季照旧不停地轮回,我似乎也很久没看见过春天的样子;故乡的春天,它始终在儿时的记忆里绽放着它的生命,完成它一年中最开始的使命。它是后院不经意伸出的一枝桃花,我愿用余生来驻足仰视它最初的样子。


故乡最初的样子


相关推荐品读:抹不掉的故乡情怀    故乡的冬天

标签: 故乡的春天
153-3880-4791

周一至周五:8:30~17:30

与我联系
电话咨询
儿时印象
民俗文化
生活随笔

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27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