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耕者

2020-03-01 12:59:00 艺眷印象文化室 47

耕者的一生,是在土地里辛勤地度过。他们把汗水洒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盼一季花开,盼一季好粮。

轻轻地暖风拂着麦子草,掀起微微地“波浪”在田野里肆意地延向远处。和煦的春光温暖的洒在大地、远山上,万物在悄悄地睁开它眼睛慢慢苏醒开来。春耕时节在布谷鸟的叫唤下在有序进行了!

弯曲的小路上,母亲走在前,我紧跟着在后,肩上扛着锄头向着田埂走去。

“今年的田要靠我们自己挖了”

“你有好多年没有下这样的体力活了看吃得消不?”

母亲担心我吃不了这样的苦,疑惑地看着我问道。

“没事,锻炼一下也行”

“我就不信挖不完,多挖几天就好了”我有些自信的说着,好让母亲放心。

“差不多两亩地嘞”

“前面一天你肯定劲很大,给你挖几天就发疲劳了”

母亲在一旁看了看我嘀咕着。

在我们小的时候,印象里,家里是有一头老牛,每到春耕时,老牛会派上它本应的作用。尤记得那头老牛在我们家养了十来年吧,小时候,常常是我牵着一根绳索拉着它的鼻头在田间放着吃草。在春光旖旎的季节里,鲜草丰盛;麦子草染尽了田间的角角落落。老牛啃着青草,惠风温和的拂着它老背上的粗毛,它不会开口,很多年后却有一种割舍不掉的情感。

如今,老牛早已不在了,模糊的印象里依稀还能想起它的模样,然而,在今年没有牛的状况下我们得自己动手一锄一锄地把这片土地“翻个身”了。

“好怀念那个时候有牛耕田的日子,也不用我们怎么累了”

“看吧,开始嫌累了?”

“那个时候有耕牛确实很方便,一天就可以完事”

交谈中,我差点喘出气,便我扶着锄头歇气一会,看着母亲还在不断地一锄一锄往下挖,像一头老牛的精神定格在我眼帘。


春耕者


第二天,母亲起了个早,还在朦胧的睡梦中我隐约听到烧柴做菜的声音。知道这是母亲为农忙的事儿早早做准备了,我赶忙也起个身,收拾了一下;木桌上简单的摆好了俩个热菜。

“赶紧吃,今天要挖到一半咱就收工”

“今早怎么感觉全身骨头有点酸痛”

“怎么啦?坚持不下了?”

“做什么事,一旦开始,就得一点点做下去,总会看到结果的”

母亲在一旁打趣的教导着我。

我们还是像昨天一样,沿着弯曲的小路,经过田埂上,下到田地里,田间的水才刚刚没过脚背,还有些清凉。田间的水,对泥土起着软化的作用,一锄挖下去,要松软很多。在几天前,母亲就早早的放水到田地里做好准备。我挥着锄头,憋住一口气挖了好长的一块,母亲一会就“甩”在后面了。我们一前一后地挥着锄头,偶尔侧过身看看后面的“成果”。

“嗬!好大的一片了”我一边擦着额上的汗珠一边有些惊异。

慢慢的,山边的日头藏在树梢后面去了,染红了一抹晚霞。

“收工吧,今天就不挖了,看把你累得”

在乡村的小道上,晚霞照映着一前一后的身影悠悠地回家了。

第三天,也是挖田的最后一天了,疲惫的身子靠着一身的毅力如期来到田间里头,眼看着还剩巴掌大的一块地没有完成了。几天的劳动让我看着有些喜悦,我下了田,袖子略往上撂一点,开始最后的“进攻”。日头高高的挂起,偶有清风在吹落脸上的汗水。一个半晌午的功夫,我们慢慢接近尾声了。

  “今天收了个早工,累的快不行了吧?”母亲问道。

我迈开沉重的脚步上了岸,“实在有些吃不消了”我一脸苦笑地说。

   我们在一旁的沟渠里洗了手脚,忽然间,我有一种金盆洗手再也不干的感觉。正是到了吃晌午饭的时间了,我和母亲扛着沉重的锄头走在弯曲的小路上往回家的方向缓缓走去。

  耕者,尤如一头老牛,他们的精神在乡村的田间里像温润的细水一样涓涓不息地持续着,他们辛勤地耕种这片土地,让世代流传的土地翻天覆地,春耕秋收,不辜负一寸收获,静静的夜里,我又梦见了压弯的稻穗,在无垠的田间散发它久违的稻香,质朴而清新。


稻香的印象


相关推荐品读:农忙的赞歌    我喜欢这样的劳作

标签: 春耕者
153-3880-4791

周一至周五:8:30~17:30

与我联系
电话咨询
儿时印象
民俗文化
生活随笔

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27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