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这样的劳作

2020-02-20 22:05:23 艺眷印象文化室 9

农家劳作记忆

我想,劳动大约分两种罢了;有的人劳动是为了生存,而有的人劳动是为了体验生活,这就是不一样的劳动。

从远古到当今,因劳动改变了我们的进化,因劳动使我们繁衍生息在这个星球上,因劳动我们改变了很多亘古不变的模样。劳动能创作奇迹,劳动,它也应该是一个享受的过程。

今天是雨水节气,乃二十四节气的第一个节气。而今天并没有下雨,倒是一个完整的阴天。节气中似乎伸出一个懒腰,犹抱琵琶半遮面,还沉浸暖冬里。它来的总是无声无息的。

在这样的一个天气里,不冷也不热;是劳作最好的天气。在农闲时节,农夫一般会选择在这样天气里上山劳作,像刨山、砍柴。山坡上是种满了翠绿的茶油树,这种树结出来的果实是可以榨油的,也是农民伯伯一年中最重要的经济收入。

大清早,母亲叫我吃完早点,今天要完成一项劳作——去自家山上砍树。

多少年没有拿起锯条砍树了,突然回想了一下。我和母亲一前一后地走在乡村的小路上,先是穿过一片油菜地;今年的油菜花开得比较早,黄灿灿的映入眼帘。前面有一条两尺来宽的小河,河堤上,架着三根杉木便成了最简单的桥,走在“桥”的中间处,一阵阵颤动。在乡下长大的孩子是不怕这样悬着的简陋木桥。不一会,一条弯曲的小山路在眼前出现,一直延伸到坡头的那边看不见。

我们沿着小山路,我在前,母亲在后;一步一步往上爬,母亲脸上坚难的表情显得有些在吃力。才一会儿,气喘吁吁了。半晌,总算是爬到顶了。山上的风景别有一番滋味,山脊像一条蜿蜒的龙一直延伸远处。风,轻轻地拂过脸庞,像羞涩的姑娘百般温柔你的脸。

“这块山在你很小的时候就分给咱家了”

“好多年没有打理,你看这杂木比人还高”

母亲忽然这样无奈地说道。

我看见漫地都是野草、荆棘、还有又高又瘦的杂木,它们交纵错乱地结织在一起。

我举起柴刀,“嚓嚓嚓”的几声,几根不知名的杂木倒在杂草之中。而母亲扳下来的干茶树成了主要的柴火,这种柴火经久耐烧,成了木炭之后可以烤很久,是乡村人砍柴的首选。

没一会儿,汗水浸湿了我的衣服。母亲在一旁拾好一根根干柴,只见越堆越高的干柴,母亲找了两根小竹枝接好,又捆好,整个过程一气呵成,一把干柴就在母亲灵活的手绑好了。

可能是好久没有像这样的劳动了,没一会,就会感到有些吃力。还来不及疲惫,而我依然喜欢这样的劳作,享受这样的过程。多少年过去了,砍柴的劳作记忆依旧清晰,在我一个游子心里,喜欢这样的农家劳作,它是简朴的,也是一份难得的简单快乐。在记忆中,它似乎并没有远去。



相关推荐品读:对柴火的情怀    大山深处有炊烟

153-3880-4791

周一至周五:8:30~17:30

与我联系
电话咨询
儿时印象
民俗文化
生活随笔

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27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