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淌在梦里的河

2020-01-08 13:19:20 艺眷印象原创文化室 38

这条河,笔直地穿过门前一片庄稼地,静静地躺在其中,任水流在其且歌且舞。

它时而清流急湍,时而柔波悠然。在悠闲的岁月里,依旧散发出一道道明镜般的涟漪,在故乡的稻田间,川流不息,留在记忆里静静的日夜流淌着。

河床两边是稻花的海洋,河流正好沿着稻田的中轴线不偏不倚地一直延伸到远处的山脚处,转个弯,又开始在下一个稻田群中按照规划的中轴线完成它的延伸。当初的设计,使得两边的水稻田是能够充分的“吮吸”着河流带来的滋养。

老家那条流淌的河

听父亲说,这是一条人工筑凿的河流。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在农业时代的发展趋势之下,大搞集体生产,兴修水利。是在爷爷的那一辈,通过几年的时间才完成的一项重要的水渠工程。

在河的中间,有一座由大块的花岗岩磊建的石拱桥。桥面可以勉强容纳两匹马车的宽度,约摸两丈的样子。在我小的时候,记忆里,那年的冬天,石拱桥有过一次修缮改建。后来,一直稳固地跨立在河床的两头,直到至今,仍旧供着来往的人车日夜穿其而过。

小的时候,我们常常会匍匐在桥上,从上面伸出圆圆的小脑袋往下看。下面的河水就会倒影着几个闪动的影子,那是被水面照出的幻影。一时拉伸着细长的脖子,一时又揉挤到一块,柔水似镜,照出童年无忧的乐趣。

初夏的雨,充沛而不倦。也经常是洪水登场的季节,湍急的水流挤满了河套,一直会溢到岸的两边。站在石拱桥上,你听!暴动的洪水正发出低沉的咆哮声,对河套两壁那昔日青翠的野草也不能放过一株,全然淹没在其中。

次日,雨停了,透着云隙,暗灰的天边开始挤出一道金灿灿的朝阳。昨日那凶猛洪水也跟着降了不少,退去的洪水会留下一道泛浊的痕迹,只见那丰茂的野草整齐一致的往下游的方向倒去,像是被命定好一样。

洪水退去,低浅的河床一定会冒出鲫鱼的身影,像是迷路了一样,在浑浊的水里溜来溜去。我们会邀上几个小伙伴,腰间系一个小竹框,勒起裤脚,准备下河摸鱼。

在浑浊的河水里鱼是最好捉到了,捉到的鲫鱼约三指来宽。一不留神就会有一条窜到手上来,送上门的鱼,要迅速的抓住,它在你的手板里用力地扭动着身子,滑溜溜的,赶紧快点往竹框里送。摸鱼的乐趣,它像是一场寻宝的过程,在记忆的碎片中,扮演着深刻的童趣。


那条河,常在梦里出现

冬天,故乡处处充斥着湿冷的色彩。调零的树干伫立在河岸上,失去了它往日的青野生机。只有几只瘦鸦停在枯干上,任北风肆意吹过。隆冬一到,刚下过一场大雪,整个原野会铺上厚厚的积雪,一片白茫茫的。河面也会盖上一层约一寸厚的冰,万籁俱寂,河水在冰的封存下,开始沉寂了下来。在漫长的冬日,会完成一次属于它的“冬眠”。

春去秋来,日月也在不断的轮换着。河岸的青草一茬又一茬的更替着,在很多个夜里,那条流淌的河都会在梦里出现。宁静的夜色笼罩着村庄、稻田;是那样的静谧。河水在田野中轻轻地绕过,蛙声阵阵,鸣虫嘁嘁。仿佛又在唤醒着年少的初心,和村庄里昨天的故事。


相关推荐品读:一截土墙的悠悠岁月    那山,那树

标签: 梦里的河
153-3880-4791

周一至周五:8:30~17:30

与我联系
电话咨询
儿时印象
民俗文化
生活随笔

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27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