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截土墙的悠悠岁月

2020-02-10 17:37:03 艺眷印象原创文化室 41

这是一截疮痍满目的土墙,从远久的过去慢悠悠地走来,走到了人们今天的视线里。裸露的碎石子是当年用来稳固夯土的中坚力量,巧妙的增加土墙的粘性。

在岁月的洗刷中,逐渐变得粗糙不平了。上面还布满了一道道水痕下,日积月累,倒是像一截抽象的艺术品静静的立在老家的后院。


土墙的岁月从历史中走来,那是一截抹不掉的记忆


土墙的记忆

又添了一抹新绿


记得在几岁的时候,这道土墙还有四丈多长,把院落围了个大半圈。土墙之下是一条长满杂木的陡坡,几株翠竹也凑在其中。最西端有一棵又高又瘦的七月枇杷树,树上布满了一层厚厚的青苔,看是有些年份的乔木了。

平日里,太婆家会端起刚收拾好的红薯干;萝卜条放到土墙上晾晒。墙头很窄,也不平整,即便这样,也常常会见几只大公鸡“噗噗”地扑打着翅膀,轻松的一跃而上。或抖腿挠翅,或仰着油滑的脖子高声打鸣。在午后的时光里,土墙变得安静而悠闲。

腊月,赶上了老家的一场大雪。黄昏开始,雪花开始急剧了起来,飘在半空中,白花花的雪片儿,看不清哪是山?哪是天了。一时间,瓦舍上,檐梁上,树杈上,悄悄地积聚了白堆的景象,使得万物肃静,只听见雪花飘得正欢。雪花落在墙根下,积起了厚厚的雪堆,严丝合缝的,像是在与历史的岁月紧紧相拥。


印象中的悠然岁月

静静地洗礼岁月,陪伴你度过春夏秋冬


历史中走来的土墙经历了岁月的洗礼,只为与君邂逅


夜,还是向着大地走来了。夜色中,铺着一层朦胧的银装,伴着雪花的微声而俏然入睡了。

次日,冬雪早晴。雪的泛白透着窗户亮敞而寒冷,乍一看,还有些耀眼。窗外的麻雀叽喳不休,划破了清早的肃静,也叫醒了我的睡梦。没有多想,我还是猛然地起了个身子。父亲早已生好了火堆,火焰发出“嗤嗤”的声响,把堂屋照得明灿灿的。我伸手烤了一会,身子暖和了,在冬天的温情里,我甚是忘记屋外已是隆冬。

土墙之上,麻雀的脚抓把上面的积雪踩得有些凌乱。厚厚的积雪把原本不宽的墙头盖得严严实实,突起一道不规则的“曲线”。只有墙身的截面留出一道土褐色,在积雪的辉映下,它们的色调搭配显得格格不入,又显得独具一格的自然本色。我便拿起水彩笔,决定记录着这般的美。


青苔挤挤

青苔铺茵茵,愿君朝朝有闲情

人的一生,有着很多的变故。有时正应该要像这截土墙一般,在历史中走来,不论走向何年?任日月交替,春雨冬雪的摧残,都一直保持着它平凡的本色,也一直不断的在洗礼着自己。在人们的记忆里,还能看得见和触摸到这一段不老的悠悠时光。


相关推荐品读:我渴望    我到故乡来寻你


标签: 土墙
153-3880-4791

周一至周五:8:30~17:30

与我联系
电话咨询
儿时印象
民俗文化
生活随笔

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27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