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渴望

2020-01-05 13:22:16 艺眷印象原创文化室 44

人的最低生活境界是平凡,人的最高生活境界也是平凡。生活,就像一首平凡的歌,在我们的生命里静静的流淌,像山涧泉水,像轻柔的溪流,渴望着它一直能流向生命中最后的岁月里。


渴望像河水一样流淌

小时候,娘亲哼着过去的童谣,哄着襁褓里的我快快进入梦乡,渴望我们长大成才。

后来,长大了,忽然有一天,发现爹娘的身影像荒漠里一樽风蚀过的石头,迎着迟暮的斜阳,常常会站在村口的老树下,望着远处一座座起伏叠嶂的山峦。苍老的神态挂在消瘦的脸上,仿佛从撒哈拉沙漠走来,带有几丝疲惫,任风摧残着这一道道沟壑一般的皱纹。后来,我渴望他们再活长久一些,在平凡的岁月里,我想,哪怕是不遗余力,也得好好地陪伴着他们珍贵的晚年。

母亲六三年生人,同父亲一样。在他们那个黑白颜色的年代,才刚萌发解放思想之潮,男女间的爱慕之情,都是媒妁之约作铺垫而诞生一个新的家庭。

那一年,母亲嫁过来,简陋的家中找不到几件像样的家具;一桌一床还有几把陈旧的靠背椅,一件碗柜杵在灶头的一角,床头一旧式风格的抽屉,印象里,还带有一些斑驳的朱色。在抽屉的第一个抽箱里还放有一双花布小红鞋,听说是我小的时候穿过的,一直保存到我十多岁。

在后来时光里,这些器物,不知不觉地在一件一件消失,消失的背后,是在摧残着我的记忆,使得愈加模糊。我多么渴望,在流失的时光里,它们能一直保存下去,让我的记忆不再往下模糊。


渴望小时候的模样

毕业后,正是一个爱折腾的年龄。我辗转了好几个工作地方。像一株浮萍,随着人潮拥拥,时起时伏地漂浮着。

每天早上洗漱,时光就从水龙头里“哗哗”地流走,流在手指间,流在地上,瞬间就不知道它的去向。长大了,时光匆匆过得很快,如流星过驹一般,昼夜不停地轮回着。在很多个午夜里,我常常迎着窗外那一轮他乡的明月,静静地仰望。

喧嚣的闹市也开始安静了下来。闹市的上空不知从哪儿遗漏了几缕轻风;风,吹走了浮躁;心,就此沉静了下来。我多么渴望,不再像一株浮萍那样,漂泊四方。能静下心在每个礼拜日为自己做上一顿饭,泡一壶粗茶,安享这午后的惬意。渴望接下的路,能随我所愿。渴望市井里,那形形色色的赶路人,不再为明天的温饱而劳碌着。


后来的渴望

再后来,到了催婚的年龄。我忽然渴望有这么一个人,我们都两厢情愿的相互爱慕着对方,然后有了自己的孩子。孩儿绕膝嬉戏,爱人在灶头生起炊烟。平凡的日子里有你,有我,有我们一家子。我渴望每一天这样相聚,渴望这样时刻的陪护。在渴望中看着孩儿一天天地长大,又渴望着他们不要那么快的长大。

人的一生有太多的渴望了,我在想,渴望是人的一生都在追求的东西。它是人信念的旗帜,朝着它走,就不遥远了。如果有一天我分不清美与丑了,我会请选择善良。我想,这个世间正需要善良存在,在襁褓里的下一代才有更大的渴望。


相关推荐品读:那山,那树    生日这件事

标签: 渴望什么
153-3880-4791

周一至周五:8:30~17:30

与我联系
电话咨询
儿时印象
民俗文化
生活随笔

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27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