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这件事

2020-01-03 12:11:16 艺眷印象原创文化室 16

前几天,忽然想起,自打上中学那回起,似乎有二十几年没有在自己的老家过生日了。我想,生活中,有些平凡的事情,是很容易地可以去做到,可偏偏没有这样。前几天,电话的那头,是母亲传来的声音,说快生日了,得给自己买点好吃的,记得要吃蛋,得按老家的规矩来,絮絮叨叨说了好久好久......

我对自己的生日,并不是很在乎这件事。每年的生日,就是很想在老家过一次,哪怕是母亲给我做一碗面,几个鸡蛋,这样简单的一次,我也就心意满足了。


对于生日这件事有感

在我小的时候,印象里,家里的日子并不宽松。每年的深秋,便是我的生日。

记得到了晚上的时候,母亲都会去菜园里摘一扎韭菜回来,老家的韭菜,非同寻常。它根苗细瘦,偏淡绿。有着浓郁的香气,可好闻了,是用来煮面条最后一道点睛之笔。母亲在灶前忙乎了一阵子,一碗白面就做好了。母亲把面端上桌来,碗的边沿应该是有些烫热,只见她粗糙的双手抖颤着,然后搓了搓几下手心,又像没事一样了。面汤上,浮着一层青绿的韭菜段,相互拥挤着,在面汤里随着油花,晃悠悠了好一阵子。

“今天你又大一岁了,这面是特意给你做的,你看我们都没敢吃。”母亲在一边打趣的说着。

我是一个在南方长大的孩子,对于面食,真的没有多少喜好提上心头。印象里,应该是从小没有吃过几回。

我说:“我不喜欢吃面,这一碗这么多。”

“我只吃一点点”

“剩下的留给爸回来吃好了”

“那你把这些蛋先吃了,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母亲站在一旁说到。

“我们那个时候还没得面吃,你还在这挑食了”母亲喃喃地说着,就去灶前忙去了。

“妈,生日为什么要吃面啊?”我好奇的问。

母亲看着我稚嫩的脸,一下子认真起来,对我说:生日了,咱们这里有一个小习俗,到了当天晚上都得吃面条,还得放几个鸡蛋,这代表以后你的人生圆满又长寿。

说完,一时间,母亲愉悦的脸上借着蜡烛的微光,变得慈祥可善。


儿时的生日印象


一晃,爹娘都快六十了,双双都是快年过花甲之人了。在村里,老百姓会认作是正式进入老年行列;便又是一个人生节点。为儿的一年年在长大,家中的父母,还有我的父老乡亲,在庄稼地里,在瓜棚底下,在冬日的火塘边,也正一年年的老去。风烛残年,没有一点痕迹,只留下一张张苍老的面孔,让我甚至倍感陌生。

这几年来,越来越变得不爱过生日。过了这个生日,我怕下个生日又来得很快。我想忘记生日,忘记今朝是何年。在平凡的岁月里,只愿不被风霜刻痕,不被浮尘遮目。

看远山肃穆,山的脚下,正鸡犬相闻,正炊烟直上。像梦一般,母亲端起一碗生日面,那香气浓郁的韭菜段,晃悠悠地在面汤里,那是记忆里一碗久违的味道。


相关推荐品读:盛夏捉鱼   故乡的冬天   我到故乡来寻你


153-3880-4791

周一至周五:8:30~17:30

与我联系
电话咨询
儿时印象
民俗文化
生活随笔

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27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