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末捉鱼

2020-01-02 23:50:30 艺眷印象原创文化室 13

    一说起捉鱼,会很自然地想起,在老家后方不远的地方有一口大水塘。

    水塘呈椭圆形,两端最长约摸十丈宽。水塘的堤岸上是常年堆砌的荒草,年年岁岁,新老交替,形成了一道长长草墙,围着水塘绕了一大圈。水塘清幽,静谧;能倒影天上淡淡的云层,如一块玉镜镶在环山之中。

    夏末,是老家一年中最干旱的季节,水塘要担起田间灌溉的重任。这期间,平日安静的水塘开始没昼没夜地忙碌开来。

    太阳猛烈地蒸发着这一池水,田间灌溉的任务也一天天的没有停歇。池中的水愈来愈少;当整个夏天快结束时,池中的水仅剩不到三尺来深,有的地方还露出高耸的大石块。在水的常年浸泡下,像一位老者坐镇水中央,静静垂钓。

    “看来,要拿桶来了”忽然听到一旁大伯的烟腔声音。

    “看到没?好多鲫鱼都冒头了”大伯叉着腰一边比划着;我顺着望去,果然有些黑影,一群挨着一群,小脑袋还在水面不停的张口吐着小泡泡。


印象中的夏末捉鱼


打很小的时候,水塘都是常年没人去打理的,塘的两端终年水草杂盛,透着水光,泛着墨色的枝条在水中婀娜。水里也不知道从哪冒出很多野生的小鱼,年年如此。数鲫鱼最多了,偶有一些大白鲢,大鲤鱼不安分的跳出水面,留下一道道水痕,很快又消失了。

    大伯弯着弓形的腰,顺手扎起裤脚,不缓不慢的,欲要下塘捉鱼的姿态。

    我见此状,心想今晚有好菜了。于是,一个箭步往回走去,叫上父亲,叫上小伙伴提桶来。父亲紧随其后的一路小跑,弯弯的小径上,父子一前一后匆匆而过。

    到了水塘的时候,已有好一些人下塘在捉鱼了。他们弓着腰,不紧不慢的在水里来回移动。一会儿这边的大婶捉了一条,只听见扑哧扑哧的声音,溅起了一脸的污水,还乐呵呵的咧着嘴。

    那边的小叔紧接着“嗬”了一声。

    “好家伙,还想溜”只见他两手有力地掐住一条半尺长的鱼,托在胸口前;迎着午后的余晖,远远看去,活像一张年年有余的年画。

    不一会儿的功夫,水塘若集市般地热闹起来。我挤在吵闹的人声中,持着捞鱼网和我的小伙伴走到一起,我们都带来了自制的捞鱼网。几个人同时并行,缓着步子缓慢的前行一段,又捞起网子。

    “哇,这一网不错,捞了几条大鲫鱼”大点的鲫鱼约摸有三根手指宽。

    “还有几条泥鳅哩”

    看着这番合作的小成果,我们七嘴八舌的指着网子说道。

    一条条小鱼在网里像是开了花一样活蹦乱跳,好半天不肯停下来。我们几个齐刷刷的把这些滑溜溜的小家伙捉进腰间系好的竹蔂里。捞累了,我们就地打起了水战,没几下,我们一个个变成了小泥人,咯吱咯吱,露出了纯真的笑。


夏末捉鱼的收获


    时间,在这一池浑浊地水里像鱼一样溜走,落日也悄悄地在远处的山头越来越靠近,泛着淡淡地余晖。天,暗下来了。水塘,也像散集后的模样,结束了一个下午的喧嚣。

    时隔多年后,想起那口长满荒草的水塘,我多愿意它浑浊的水能凝固下来,不让溜走。它聚齐了乡村里质朴的乐趣,也聚齐了那个夏末的丰收。


相关推荐品读:我到故乡来寻你    拾板栗


标签: 夏末 捉鱼
153-3880-4791

周一至周五:8:30~17:30

与我联系
电话咨询
儿时印象
民俗文化
生活随笔

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27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