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路

2020-11-09 14:10:32 艺眷印象文化室 13

火车鸣着长笛,一路向北疾驰,在群山之间穿洞而行。忽然之间,隔着一层厚厚的车窗外面落起了阵阵山雨,不停地洒在玻璃上,发出“噼啪”地响声;透着玻璃,可以明显感知窗外的秋意正凉。窗外的天气,阴云弥漫,山峦间,山色空蒙;腾起了一层薄薄的雾气,好似天宫,让沿途的风景又多增加些许的妩媚,那铁路边一排排碧翠的树叶被雨点打得格外清丽养眼,整个心情也跟着舒畅多了。火车鸣着笛,悠长而浑厚,像一条巨龙在群山之间咆哮长吟。


艺眷印象文化室

故乡这条路


经过了路上的几番周折,换了一趟又一趟的车,才下过车,咳!总算看见故乡熟悉的山峦和村庄了。久违的乡愁在此刻间终究是得以释怀,心情难以言表。老家的天气是连续下了几天的小雨,回家的这天,依旧是灰蒙蒙的一片,昏昏沉沉,像是一位坐在村口等待将要归来的游子而快要睡着的老人,她等了许久许久,而我不敢去打扰她。


我便老远地往自家方向看去,父亲已站在家门口的禾堂上驻足凝视着我的归来,他的身板也不知从何时起就有些佝偻了,远远地杵在那儿,像一棵老槐树,顿时感觉沧桑了许多。我背着行囊,一边朝着父亲的身影望去,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乡村的周围只是一片寂静,还有深秋的风,带着微凉,也带着故乡的气息,一阵又一阵地向我迎面扑来。这时候,一个孩提的模样欢快地向我奔来,她披着一件小牛仔上衣,蓬乱的头发中露出一张稚嫩的小脸,在小小脸蛋上可以看出一些杂色的土迹,她走到我的跟前,早早地就露出了孩童天真的笑。这算是我家里最小的角色了,她叫娟儿!天生一双灵动的眼睛;乖巧可人,说起话来那声音真叫人畅心悦耳,好听极了。


“先不许走!”


“我看看你包里有没有帮我买好看的贴纸?”她拽着我的手,仰着头对我问道。


“我可没买哟!”我故意地逗着她。


她见状,马上皱起小眉头,憋着小嘴,习惯性地假装大声哭了起来。我又连忙抱起她,先是举得很高,然后搂在怀里,对着她说:


“我买了,哈哈哈,还买了很多张哟!”


她听到这,霎时间在我怀抱里雀跃了好半天,紧接着要求我把行囊放下来让其翻看检查,我说:到家再给你看,还没到家哩!


“不行!我现在就要检查,看你是不是骗我的”


“哼!”她撅着小嘴像个很生气的大人,愣是把我逗得笑出声了。


我照着她的“要求”,把她放下地,蹲下身子,又打开这沉重的行囊,耐心地和她找到她期盼已久的贴纸,有美人鱼的贴纸,有芭比娃娃的贴纸,还有我也说不出名儿的动画人物贴纸,好几张,从行囊的角落里全掏出来了。


“来,拿好,全找出来了,这下你放心了!”我拍了拍她的小屁股一边说道。


“哼!早就该拿出来了!”


“还不想给我!”


她依旧撅起小嘴漫不斯礼地对我碎念着。


我和她一前一后,一高一矮的走在通往回家的路。秋风吹来,路边的水沟里洒落着一些枯黄的叶子,静默无声地落在故乡的土地上;忽然间,这般惆怅的心愈加难以释怀。


艺眷印象文化室

回家的路


看见父亲在门口等候的样子,更是多了几分恭候,他脸上露出些许苍凉的笑容,眼角处的纹路愈加明显;父亲还是那套黑色的上衣,像儿时一样,仿佛走进我的记忆永不褪色。这时候,母亲还在厨房里为我张罗归来的午饭。我放下肩上的行囊,直径向厨房的方向走去,早早地就闻到灶头里散发出那缕熟悉的味道;这儿,便是我味觉印象里最初的地方。


家里的一景一物好似没有多少变化,只是多增加了两三间小房间。原来桌子的位置还有那台老电视的摆放,林林总总;一直还在原来的地方。儿时,熟悉的记忆似乎很模糊,又似乎并没有走远。


相关推荐品读:菊与秋天    衡阳,我的故乡


标签: 故乡
联系热线:153-3880-4791

周一至周五:9:30~17:30

与我联系
电话咨询
儿时印象
民俗文化
生活随笔

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27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