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板栗

2019-12-27 17:41:13 艺眷印象原创文化室 54

    老家的后山是一座很大的针松林,林子的西南方向有一块方圆不到半里地的斜坡,在这块斜坡上生长了不到十来棵的板栗树。这些板栗树有些年头,听父亲提起过,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有这些树了。苍老的树干上有一块没一块的残留了一些干枯的青苔,活像一个个风烛残年的老人,清瘦,干裂。然而,就是这块巴掌大小的地,每到深秋前后就会热闹起来。这里,充满了孩子的乐趣,也让儿时的我们在这处小小角落得到了童年的丰收——拾板栗。

    仲秋过后,气温开始凉了下来,几阵凉风吹来,树叶沙沙作响,听!枝干的交错声咯吱咯吱地,时起时伏,风停了,又安静了下来。梢头上的板栗球儿稀疏杂乱,上面布满了干硬的尖刺儿。在季节的交替下,刺球儿偶有一些口子裂开了,露出暗褐色的果仁儿,形态饱满,光鲜逼人。每年这个时候,这块平日里安静的林子就一天天热闹开来。


老家的板栗


   清晨,天还微微亮,有些寒意,公鸡才刚刚打过几声鸣,我便从床上爬起,草草地穿好衣服,借着清晨微微弱光,迫不期待的往后山上奔去。咚咚的脚步声,在清晨里,吵醒了这条宁静的小路。

    咦!这里有一粒,那边的草丛中又看到一粒,还是独生籽儿,好大个儿,心里暗喜了一小阵。

 “你什么时候来的呀?吓我一跳,黑漆漆的影儿”半茬的蒿草中忽然传出邻家小妹的声音,她有些惊愕的定了定神。

 “我来有一会了,刚在这边草丛里拾到好几粒嘞,看!这一粒大不大?”我带些骄傲的问着小妹,

 “你比我来的还早呀,还以为我是第一个到嘞,明天我一定要比你早起”

 “看你捡了多少?”我又问道。

 “快捡一袋子了,看!”小妹说完拍了拍右边那鼓鼓的花衣袋。其实份量并不多,一捧不到罢了。

    我们一会窜到篱笆下,伸着小手去捡够不到的板栗儿,一会小心翼翼的踩到长满薪刺长条的地方去捡,划破手背也会不屑一顾。我们一块捡着捡着,后面陆续又来了几个村里的小伙伴,同林子的鸟儿喳喳叫声瞬时热闹开来了。个个睁着大眼睛,扫视着地上;土丘上;草堆里;生怕放过一处小角落。渐渐地,天开始亮了,深秋的天,一览无云;它总是蓝地像孩子的眼睛。树上的刺球儿迎着早晨的太阳,透出微微闪耀的光辉,在儿时的印象里,或许这就是一卷静谧地秋色。

    就这样,这一棵棵瘦高而干苍的板栗树;一年又一年的到这个季节吸引着我们到此聚集,一直到树上的枯叶如禅意般一片片掉落在草丛中;掉落在树杈上;掉落在我们的头顶上,掉落在记忆的碎片中,我们才悄然散去。时隔多年,后山的板栗树,依旧触动着我儿时的回忆,仿佛是尘封了半个世纪,像一片片在晨风里飘零的枯叶,姗姗来迟。


板栗熟了


相关推荐品读:大山深处有炊烟         老树桩儿

标签: 拾板栗
153-3880-4791

周一至周五:8:30~17:30

与我联系
电话咨询
儿时印象
民俗文化
生活随笔

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27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