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岭之约

2020-09-01 14:24:22 艺眷印象文化室 11

喝完这口微微甘甜的泉水,我们一行的人就离开了那幢陈旧的木屋子,向守护林场的老爷爷说了声道别,紧接着,我们沿着一条更为陡峭的山路一直往上走。


大山的路

山路迂回


这条路面很宽,原先是人们在种树的时候刻意留了一条这样的路作为防火路,在路的两边栽上了防火树,这种树与周围的杉树显得格格不入,椭圆的树叶长势繁茂,格外青翠。在路的中间长了一些没过小腿的杂草,忽然间,我在杂草中看见一株我从未见过的植物,就连忙呼唤着我们一行的伙伴过来看看,这时候,一个年长点儿的伙伴就说这是一种叫“亚麻”的植物,是专做家里常用的麻绳的,只要把它的茎部晒干,取出它很有韧劲的纤维出来,经过一搓,麻绳就制出来了。特别是在过去,这种制麻绳的植物常常被老百姓视为珍宝。我们听后,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都挠了挠头,好奇地笑了;还真是涨知识!


好像是快到晌午的时候,我们总算接近大海岭的最高处了,就这样,一小段一小段地接近。“到了到了...”伙伴们喘着气地欢呼着,我们长吁了一口气,眺望着远方。远处的山峦像翠绿的波浪一样,延绵不断地向远处流去,那田野在山脚下像是一块块小补丁被缝在山与山之间,乡间的那条小马路,像一条长长的银蛇绕了好几道弯钻向另一个群山中不见了。还是第一次站在这么高的地方看见家乡的景色,它映射出另一面的美,宁静地映入着我的眼帘。


山高人为峰

山高人为峰


不一会儿,山坡上阵阵清风吹干了我们脸颊上的汗珠;忽闻几阵不知名的鸟啼声从树丛中传来,清脆而明丽;给本来很安静的山头带来不少灵动的气息。那时候还很小,好奇地总意想着这儿会不会出现小熊猫;或是小松鼠什么的,可什么也未出现。我们就找到一块空地,直接就席地而坐,开始你一句我一句地闲谈起来,一阵阵“咯咯”地笑声遮住了树丛中的鸟鸣声。那时候,我们是最喜欢爬到一处山顶上,或是在山上找一棵大树爬上去,然后滔滔不绝的谈天说地。我们说故事;讲过去发生的笑话;读了几册书的小伙伴就给我们说历史;说一起做过有趣的事情...,在后来,这样的场景,总是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天难以忘怀。


记忆中的山

大山与情怀


下午时分,我们看着时间不早了,担心家里的爹娘到处喊我们吃饭,我们决定起身下山了。沿着来时的路,在并不平坦的防火路上;东一脚西一脚地就快到了那条弯曲的羊肠小道上。下午的斜阳照在脸上,橙红地像一个个熟透的橘子,脚下的小路也不知道被多少人丈量过,正好为我们的童年踏出了一条探险且有趣的路。


在很多个时候,我依旧还能记得清那条小路的模样,弯曲的小路上撒满了情怀的种子,在梦里,我看见它欣然地开出朵朵五色地小花瓣,彩蝶在花瓣中轻舞着它的小翅膀,把我引向儿时那数不尽的回忆!


相关推荐品读:山的眷恋    儿时的雨巷


标签: 大海岭
联系热线:153-3880-4791

周一至周五:9:30~17:30

与我联系
电话咨询
儿时印象
民俗文化
生活随笔

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27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