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的味道印象——螺

2020-08-10 15:40:03 艺眷印象文化室 6

螺的做法有好几种,最爱的莫过于小时候的那几样做法;用红辣椒炒着螺肉吃、去掉螺尾炒着吃,每有想起这些味儿,便口舌生津,成了我儿时的记忆中怀念的一部分。


在南方的山脚边,能看到一口池水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了。端午刚过,池水满涨,池边的革命草用他们顽强的生命力成片地铺张开来,浮在水面密不透气;像一滴青色的浓墨不小心滴到了水中,已舒展开来,偶有白色的小花朵悄悄地盛开其中。蜻蜓也在忙个不停,在花瓣中驻足又轻快地飞走。在端午过后,便是到水里找螺的好时期。我们那儿叫“摸田螺”!田螺在水里,你是看不见的,所以只得俯下身,伸手在水里一阵乱摸了。当然,摸田螺这样好玩的事在我们的暑期里是经常的事儿。


儿时的味道

诉说儿时的味道


先是一个桶,往池中一甩,便赤裸着身子“扑通”一声下水了;激起一圈圈水纹向四周散去。巴掌大的池塘装满了我们的童趣,嬉笑声在水中涤荡。时而钻进水里好久不出来,时而仰着身子游到中间的最深处比胆量,一阵扑腾下来才见稍许安分。“嘀咚”一声!又是“嘀咚”一声!被摸上来的田螺碰撞着水桶的声音随之接踵而来。要是往深处一点,便要深踩到淤泥里以便防止身体浮上来,接着捂上鼻子弯身钻进水里,手开始在柔软的淤泥之上不停地“探索”,但凡手指触及到的地方便没有一只螺能逃得出手心,轻轻地一抓,便浮上水面;一捧田螺丢进桶里,发出整齐地响声,愣是有几分好听。不用到一个晌午的时间,桶里的螺便开始变得沉重起来,只见一小截的桶身露在水面,这时候我们不得不上岸。提着满满的一桶往回家的路上走去,水塘瞬时又变得安静了。


这摸上来的田螺母亲常常要一半去壳炒螺肉吃,留下一部分要是和着壳炒,要是这样,便要用清水养放几天,每天是要换清水的;这样吃着会没有泥沙。几天过后,父亲便会拿起老虎钳一个个地夹掉尾部,我也会过来图个乐趣,好半天才夹掉一个,尽管这样,我依然乐此不疲,直到见底。


儿时味道的印象

小时候的炒螺

炒螺肉和带壳炒二者尽管风味不一,各有千秋;但都是我们那里人们的灶头上最来兴致的做法。要说炒螺肉,到自家菜园里摘下一把红辣椒搭配螺肉;那便是最默契地搭档。茶籽油下锅,烧至七成温度。尔后,瞬时间两者之间在锅中各自释放着本真的味道,辣味与腥香味在此碰撞;使一道平凡的家常菜也变得颇有一番生动的农家风味。接着再说带壳的田螺,它的炒法也不需要加过多的调味品,当然,去腥的紫苏叶儿是不能少了它的存在,在家乡的小路两旁,随处可见它的踪影。撅上几片叶子便是去腥增香的好主角;紫苏叶的背面呈紫色,也独特的香味儿,小时候是常常喜欢凑到鼻子上嗅一嗅。


我常常喜欢杵在一旁看着父亲炒螺,先是放多一些的茶籽油进锅,辣椒蒜片随之而来;一不留伸,一篓子螺便倒进锅里去了,“嗤”地一声,紧接着便是一阵“沙沙”地翻锅声。紫苏的特殊香味挡去了螺的腥味,伴着些许呛鼻的味儿瞬间在厨房的四周徜徉,偶尔会听见母亲在另一个房间里传来几声难得的赞赏。


我喜欢来到池水中“收获”它,也喜欢它做成下饭菜时那般诱美!在我的印象里,老家的螺肉它似乎永远与火红的辣椒是最默契的搭配,这也便成了我味觉里不可多得的挑剔。


相关推荐品读:静禅听雨   故乡的年味


标签: 味觉印象
联系热线:153-3880-4791

周一至周五:9:30~17:30

与我联系
电话咨询
儿时印象
民俗文化
生活随笔

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27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