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雨停下(上篇)

2020-08-01 15:40:19 艺眷印象文化室 5

一场忽如期来的雨把我困在路边的一个站台里,磅礴骤雨下的似乎很来劲,没过一会儿,宽敞的马路变成了一条流淌的“浅河”。雨花溅在马路的浅河中,像一场芭蕾舞盛会,它们“穿着”白色的水花裙,先是踮起脚尖,然后又快速地落下。不知不觉地让我看得有些出神,忘记了疾风吹过,也忘记了雷声轰鸣。

暴雨没有歇下来的意思,依旧疯狂地从天而倾,路边的大树被淋得一身通透,郁郁葱葱的枝叶也少了之前的灵动,垂着头好像在痛骂这一场糟糕的暴雨。一台接着一台的小汽车在眼前飞快地疾驰,溅起了两丈高的水花,消失在远处朦胧地雨中,瞬间便不见了。


一场骤雨

突然来得骤雨

站台中,只有我一个身影,在无奈地望着急迫的雨点打落在顶棚上;“嘀嗒嘀嗒...急促的声音愈发感到一种无可奈何。路面的积水在拼命地往低洼的地方流淌,先是浑浊的,还夹杂着碎屑儿、还有漂浮的小叶子,后面逐渐地清澈起来。我看见不远处有一处下水道的口子,它像黑洞般正吞噬着急促的雨水,又像一个小小的无底洞,好像永远塞不满。

等待中,忽然间让我想起很多年前雨中的一件事儿。应该是在二十多年前吧,也是一场像这样的大雨。那时候还是一个小小的少年;有一回跟着母亲去到一个不远的亲戚家做客。那一天我印象中好像来了很多人,全是母亲这边的姊妹,这时候,我看见大姨家的儿子骑着一台二八式的大单车也来了,那吃力的双脚似乎还有些够不着两边的踏板;他左右扭动着身子,看上去,确实多了几分滑稽。在很小的时候,我在大姨家生活过一段时间,便对这个小青年早早地有印象。伦辈分,他是我的大表哥,我们几个老表中数他最大。那时候,他很淘气;常常喜欢用不同的方式逗我大声地哭,我知道,只要我一旦大声,大姨便会从老远的地方对表哥传来一声呵斥。


雨天记事

雨天的故事

这不,要开席了!大表哥挨着我坐了下来,他小男子汉的形象在菜碗之间伸着老长的手,不停地为我夹了许多好吃的菜。小的时候,物质还有些匮乏,要是听说有酒席了,会闹着随大人一块去,哪怕是去学校,硬着头皮向老师请一天的假也是在所不及。在难得的一回宴席,我不敢过多的挑食,很快,就把大表哥递过来的菜吃完了。整个期间,我们“配合”的很默契。饭后,大表哥把我举得老高,问道:还去不去我家玩呀?我雀跃地答了声:我要去!

那是快到下午的时候,雨停得差不多了,只有些细细的毛霏雨。大表哥要准备启程往回家了,因为路途甚远,所以便早些做准备。在刚骑上车之前,他侧过身看了看我,便说:

“走!我载你,去我家玩去!”


相关推荐品读:等雨停下(下篇)   衡阳,我的故乡

标签: 雨中的故事
153-3880-4791

周一至周五:8:30~17:30

与我联系
电话咨询
儿时印象
民俗文化
生活随笔

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27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