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端午的印象——记端午

轻汗微微透碧纨,明朝端午浴芳兰。流香涨腻满晴川。彩线轻缠红玉臂,小符斜挂绿云鬟。佳人相见一千年。一首苏轼的《完溪沙.端午》把我不经意地带入了今天端午节的浓厚节气氛围;更多的,还是挺怀恋小时候的端午。


      小时候的端午

 地方习俗包粽子


每逢端午,便是炎热夏天的开始。今年的端午,比以往年要来地晚。据今天的新闻里说本世纪有三个晚端午,而今年就是其中一个了。我独自徘徊着,市井、商铺、媒体上到处充斥着节日里浓浓的粽香味。


在我小的时候,每年端午来临的前几天,父亲会到村里的合作社买上一包叫“黄糖”的糖块,这是在我们那风靡一方的节日“礼物”;而这样的礼物有幸宠于孩子们了。黄糖呈长条形,褐黑色的表面吃着味儿甜中略带些许的冰凉。有时候,还不到端午的来临,便吃得一块不剩。小时候总是好奇,它是什么东西做出来的,直到现在也没弄个明白。



包粽子之地方习俗

民俗文化的传承


然后有些家里还会包起粽子来,我们常常回去邻家赶个及时。粽子的馅儿是甜味的,里面有糯米与籼米,按一定的比例进行混合。在混合的米里面中常常会有红豆、绿豆、还有白豆,而这些简单的食材都是自家地里中出来的。和了一大瓦缸后,就会拿出早已备好的粽叶;这粽叶片儿宽大,在老家的坎上可以随处遇见。老家包的粽子个儿并不大,讲究的是精巧玲珑,由五个组成一串用棕树叶儿相连着,这意味着五谷丰登的寓意。到了端午这一天,家家户户要插上一束只有老家特有的香叶放到门眉上,说是驱邪避灾之传说。


我最享受的,便是待到蒸笼一启,粽香弥漫在宁静的乡村里肆意地飘荡。当解开棕条儿,再熟练的扒开粽叶片儿,一团米白色的乡愁软糯清香,在时光匆匆流逝中,这般印象从未走远。




153-3880-4791

周一至周五:8:30~17:30

与我联系
电话咨询
儿时印象
民俗文化
生活随笔

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2756号